光影山谷
關於部落格
光影交錯下尋找掌中美夢
  • 17371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十四.月夕篇

今晚絃知音的房間特別熱鬧,東方羿也聞訊前來,獨缺近日守護絃知音的太史侯。
 
東方羿覺得奇怪,問了絃知音,絃知音告知傍晩時分他已去見過太史侯。
 
留萬年馬上開玩笑的說絃知音偏心,厚此薄彼,大家都那麼關心他,只在意太史侯一人。
 
絃知音連忙向眾人道歉,並解釋是太史侯交代照顧他的學子若他醒來時得前去通知,他因不想打擾太史侯上課,才會在傍晚時分親自前往。
 
東方羿的消息向來靈通,當然知曉此事。故意於眾人面前提起,只是想看看絃知音會如何的反應。
 
待前來探望絃知音的人離去後,也近熄燈時間,已睡了數日的絃知音全然沒有睡意,但仍是脫下外衣,準備就寢。
 
走到燭台旁,他本要吹熄燭火,忽然想到傍晚所發生的事,眼睛又緩緩閉上。
 
 
 
 
『感覺如何?』
太史侯沒有馬上放開雙手,問著釋放後的絃知音有什麼感受。
 
喘息未定的絃知音腦子裡一片空白,無法用言語道出此時自己是怎麼樣的感覺。
 
『怪吾嗎?』
冷靜之後,太史侯覺得自己霸道了些。沒向絃知音解釋清楚,就逕自動起手來,這樣的作法很容易讓絃知音誤會自己不夠尊重他。
 
絃知音搖頭,他無怪罪太史侯之意,他只是對自己在他面前有此難為情的反應感到羞赧。
 
這樣的反應在看了那些書籍時他未曾生起,卻在一意會到太史侯有所企圖的那一剎那有所反應,好似自己的身體清楚著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
 
太史侯笑了聲,瞭解絃知音是為了在他手裡釋放和發出呻吟聲感到害羞,安慰道:『正常的男人沒有一個不會做這種事,這沒什麼好羞恥的。』
 
聞言,絃知音垂下眼眸。
 
從小他的重心就放在認真學習師長所安排的六藝課程,不讓半年才能一會的師長對自己失望。連長大後,也沒有機會了解所謂的男女情事。
 
他以為自己的人生就是如此,直到進入學海,和同年齡的人有所互動,他的想法才開始改變。
 
一年不到,他不僅喜歡上學海裡最高傲的學長,甚至也和他有了肌膚之親,這樣的變化不是當初自己在答應師父的安排時所能料想得到。
 
『哈!你的反應,好似吾在教壞你或者欺負你。』見絃知音不語,太史侯又說道。
 
事實上絃知音對這樣的事並沒有感到厭惡,也不覺得太史侯是在欺負自己,反而有種無法言說的溫暖盈溢心頭。
 
他明白太史侯會未經自己的同意就如此,除了因為情不自禁外,也應該是想教導自己如何處理情慾生起時的窘狀。
 
如果他們那天在小屋裡真有發生關係,那他一定會有情慾高漲,需要排解的需求,而能為自己解決這個問題之人也唯有太史侯。
 
『怎麼了?』太史侯覺得今日的絃知音不像那日在小屋裡的大方,似有心事般。
絃知音低下頭,看著太史侯仍撫摸著自己私處的雙手。
 
剛才興奮的人不是只有自己,太史侯急促的呼吸聲已告訴自己他是強行忍住自身的慾望。
 
於是絃知音握住太史侯的手,一語不發。
 
『你在想什麼?』太史侯問著。
 
『吾想就這樣待在學長的懷裡。』
 
太史侯聽了後不禁莞爾。暗忖聰明的絃知音對知識的理解能力很強,卻對男人的身體反應和內心的渴望不是那麼瞭解。
 
『你真不了解男人。』太史侯說道。
 
 
 
 
絃知音解開衣帶,看著自己身上鮮紅的痕跡。
 
第一次看到這種現象時,他以為太史侯和自己一樣面對了自己的感情。後來得知太史侯為此非常困擾時,他的失落感油然而生。
 
而此回太史侯的態度和之前完全不同,他本該為此高興,卻因為自己遺忘那些重要的回憶而開心不了。
 
『如果吾再繼續下去,你還會像那天在小屋裡一樣給吾嗎?』
 
他很想知道是在如何的情況下他們交付了彼此,又會是什麼原因促使太史侯肯面對他們的感情。
 
他也想知道自己在和太史侯行歡時是怎麼的心情,太史侯又對自己說了些什麼。
 
他發現今日和太史侯在一起時,常因為太史侯的一句話或一個動作表情而有熟悉的感覺不斷襲來,說不定再過幾天,或者只要再次和太史侯交歡,他就能憶起那該是刻骨銘心,不容遺忘的事。
 
絃知音吹熄了燭火,房間裡霎時一片昏暗。
 
 
另一邊,正在房間裡翻閱禮部經典的太史侯忽然抬頭望向窗外,心中暗自推算絃知音房間內的人們該已散去,絃知音正準備就寢。
 
今晚他刻意專心翻閱古籍,為的就是不讓自己分心於他,但一讓視線離開書本,心思便又不禁飄到他身上。
 
這一生至今,能讓自己如此縈繫者,也唯有這個喜愛製造麻煩的絃知音。
 
然就不知此刻的他心裡會不會想念自己?
 
不同於前幾夜掛心他的身體狀況,害怕他永遠不會醒來,現在又變得和之前不得見時一樣,憂心著忙得不可開交的他心裡可還有自己。
 
明明已經交付彼此,明明絃知音比自己更早看清兩人的感情,明明傍晚時分他才又對他做了親密不過的事,此時不再有任何人打擾的絃知音心裡所想也該只有自己,為何他還是這樣擔憂和不安著?
 
「哈!」
他發出了聲,笑自己實在是庸人自擾。闔上書本後起身行至臉盆架前,雙手伸入水裡欲洗淨,突然又想起下午在為絃知音排解後,他也是在這裡淨手。
 
那時候絃知音背對著自己穿整衣服,動作非常的優雅。他看到他的耳後及頸子粉紅一片,知道他仍在害羞。
 
那時若不是絃知音提醒,情不自禁的他真的會不顧絃知音的身體是否來得及放鬆,便強行要了他。
 
但一時的衝動或許可以得到慾望的滿足,卻也可能讓自己越來越不知節制。
 
想到此,太史侯皺起眉頭。
 
絃知音說要順其自然,不知他是否懂得男人有多容易對所愛的人產生交合的慾望?他擔心日後只要一得兩人獨處的機會,他就會輕易的生起想要碰絃知音身體的念頭,而這對身處在學海的兩人似乎不是好現象。
 
太史侯洗好手後走到床邊,將外衣脫掉掛在屏風上,熄了燈火就爬上床。
 
望著外頭晃動的樹影,想著禮部和樂部的齋舍距離不遠,兩人卻無法隨心所欲的在一起,這就是待在大環境裡的無奈。
 
閉上雙眼,他又想起高僧之說,不由得煩惱起絃知音會不會因為傍晚曾生起情慾而再次昏厥。隨即他又苦笑了聲,告訴自己世上沒有這等荒謬之事,他不該再想這些。
 
 
 
 
翌日清晨,太史侯一入講堂,即看到絃知音人已在裡頭。
 
他很高興絃知音沒有任何異樣發生,因為這也間接否決了絃知音是高僧轉世的說法。
 
絃知音如故地回以微笑,兩人說了幾句話。
 
在別人面前,絃知音依然是安靜少話的絃知音,太史侯還是嚴肅正經的太史侯,看起來和以前沒什麼兩樣。
 
傍晚時分,絃知音來找他散步。
 
太史侯警惕自己該有所節制,遂不敢和絃知音走到淡冷處。絃知音也明白他的想法,表現出來的態度亦如往常。
 
太史侯故意和絃知音談了昨晚自己所讀經典的內容,返程時絃知音才知告知下午東方羿去找他,邀請他參與中秋節節目演出之事。
 
太史侯本以為東方羿只是要絃知音幫忙一旁演奏,在聽說是要他加入戲劇演出時,太史侯有些訝異。
 
絃知音人才剛康復,東方羿不會沒顧慮他的身體仍需休養。所以會臨時邀約,大概是安排了個小角色讓絃知音有參與這種活動的機會。
 
雖然他和絃知音的關係親密,他也不能限制絃知音什麼。而且上回狩獵分組時他已占走絃知音,這次若再反對,東方羿必會認為自己在約束絃知音。
 
於是他問了絃知音是否有意願參加,絃知音沒有說出他的意願,只回答說是東方羿所託,他拒絕不得。
 
太史侯認為絃知音除了課業外,是該參與一些學海裡的活動,才能更和學海裡的人融成一片,便是鼓勵了他。
 
由於距離月夕只剩下四天的時間,絃知音必須配合射御二部的排練,因此黃昏時分無法和太史侯見面。
 
太史侯能夠體諒他的難處,卻又因不得見絃知音而覺得失落。
 
再加上今年禮部的節目非由太史侯負責籌劃,他因此落得清閒,也就有更多的時間想念絃知音。
 
可是再如何想念,他還是不能去射部探望每天忙於排演的絃知音。因為每年的中秋節各部都希望自己準備的節目能為大家帶來驚喜,在日子來臨之前,各部之人都保密到家,絕不走口。
 
斬眼間,中秋已至。
 
對學海的學子而言中秋是非常重要的節日,唯有今晚,學海不限制學子就寢時間,也開放學子飲酒。眾人可以賞月飲酒到天明,隔日不上課。
 
玉兔東昇之際,除了教統因故無法與眾人共渡佳節外,學海六部執令以及所有的師生皆齊聚於學海的大廣場裡。
 
一開始,由禮部和樂部先後表演,再來則是射御二部。
 
歷年來,射御二部總是聯合演出,他們精心設計的戲劇頗受學子歡迎。大家一看到他們將道具擺出,即刻大聲歡呼了起來。
 
太史侯坐在師長們的後面,他好奇今年射、御二部會是何種戲碼,出乎意料的竟是前年書部才演過的嫦娥奔月之故事。
 
在一片敲鑼打鼓聲中,飾演后羿的東方羿緩緩出場。
 
一開始就藉機讓他表演了精湛的射箭技術,九個被拋向空中的太陽道具很快的就被他精準的射下。
 
接下來故事並沒有照民間所流傳的版本走,劇裡的后羿在射下九個太陽後,確實也成為君王,並且剛愎自用,一點也不體恤人民。
 
王母娘娘因捨不得百姓疾苦,決定將自己最疼愛的侍女下嫁給后羿,想藉她的溫柔來感化殘暴的后羿。
 
在充滿仙氣的瑤池裡,王母娘娘一聲輕喚,她的侍女嫦娥隨即出場,現場馬上騷動了起來。
 
原來扮嫦娥者不是別人,正是學海裡今年最常被談論的人物,絃知音。
 
一入學海即被戲稱為美人,最近又被懷疑是高僧轉世的絃知音在扮成女裝,搽脂抹粉後,雖非傾國傾城,卻也具有令男人一眼見了即為之傾心的姿色。
 
尤其學海裡全是男丁,對於異性的渴望因長期被壓抑而早已暗潮洶湧,今夜又適逢中秋佳節,在花好月圓的氣氛下,不少人於此時此刻是把絃知音當成女人看待,甚至生起了愛慕之心。
 
太史侯皺起眉頭,他不喜歡絃知音是因為女裝而成為全學海注目的焦點,這對絃知音並沒有好處。
 
他也不該太過自信東方羿會顧及絃知音的身體狀況而只是給他一個小角色,他該在看到扮演后羿的人是東方羿時,就猜到嫦娥極可能是絃知音,而不是等到人出現在自己眼前時才感到詫異。
 
看著台上后羿在瑤池裡對嫦娥的一見傾心,看著后羿和嫦娥在初夜喝著交杯酒時那含情的眼神,看著男扮女裝的絃知音被東方羿大方的以帝王之姿擁抱在懷裡,看著絃知音因在眾人面前和東方羿有著這麼親密恩愛的動作而臉紅害羞,太史侯心裡非常不是滋味,不禁疑懷東方羿邀請絃知音加入演出是別有居心。
 
在一次眾人的么喝聲中,東方羿幾乎是親吻了絃知音,太史侯看在眼裡,臉色相當難看。
 
以往看戲時他從不特別注意台上之人的演技如何逼真,但此回他介意了,他實在不想看到東方羿那樣理所當然的將絃知音占為己有。
 
無法平靜的心緒令他如坐針氈,卻又不能離席,只好雙眼緊盯著台上之人的動作。
 
後來嫦娥果然改變了后羿的個性,夫妻兩人非常恩愛,后羿也成為人民所愛載的仁君。
 
可是后羿並沒有因此滿足,他因為深愛嫦娥,擔心身為凡人的自己無法和她長相廝守,便去瑤池向王母娘娘要求長生不死之方。
 
一開始王母娘娘有所猶豫,後來他對王母娘娘允諾只要有嫦娥陪他,他就會照顧好所有的百姓,王母娘娘才被他的真心感動,賜予他一顆仙丹。
 
后羿服下仙丹之後,急忙奔回宮殿要告訴嫦娥這個好消息。豈料一入寢宮,竟不見嫦娥的身影,只看到跪在地上哭泣的宮女們。
 
追問之下才知道昨天夜裡太陽之神趁后羿離開宮殿時,為報當年射下太陽九子之仇而前來王宮,以眾人性命威脅嫦娥服下絕命的藥丹。
 
為救眾人,嫦娥不得不服下,但是在藥丹吞入肚子後她並沒有痛苦的感覺,反而是身輕如燕,最後無法控制身體的變化,飛奔到月宮裡去。
 
本該是絕命的藥丹,卻出現此異狀,宮女們無不感到疑問。太陽之神告訴眾人,若他讓嫦娥死了,就太便宜后羿。他要親眼目睹后羿因失去摯愛而痛苦不堪,自我折磨至死。
 
后羿悔恨自己太過粗心大意,竟沒料到太陽之神會有報復的舉動。他急奔至瑤池請求王母娘娘幫忙,王母娘娘說月宮屬太陽之神管轄,她雖捨不得嫦娥受苦,也無法帶她回來。
 
后羿聽完王母娘娘的答案後萬念俱灰,王母娘娘擔心他會尋短,也擔心他會變回暴戻的個性,便告訴他每年在嫦娥飛昇的那天夜裡,只要他對嫦娥的愛沒有絲毫減少,就能看到嫦娥的身影。
 
回到宮裡後,傷心欲絕的后羿過著食不知味、渾渾噩噩,且不過問百姓生活的日子。
 
他雖曾服下長生不死之藥,卻因他已放棄生存意志而漸漸失去了效用,原本意氣風發的后羿一天比一天消瘦,一天比一天憔悴。
 
他日復一日的望著天空,不管有無月亮。直到隔年的八月十五日,他終於看到了嫦娥的身影。
 
嫦娥在月宮裡撫琴,淚流滿面地傾訴這一年來她對后羿的思念,后羿聽完之後心碎而亡,靈魂消散於天地之間,終不能和嫦娥長相廝守。
 
這故事到後來雖也是悲劇收場,仍獲得了在場眾人的喝采,所有參與此劇的演員一齊上台答謝觀眾的喜愛。
 
下台後,絃知音和演出的眾人坐在同一區欣賞接下來的演出。太史侯心不在焉,視線落在絃知音身上。
 
嫦娥奔月的故事已經結束,坐在對面女裝打扮的絃知音不再是月宮裡的嫦娥,而是自己所愛的情人,他真想從男人堆中將他帶走。
 
絃知音也注意到太史侯的目光,與他對望時覺得太史侯似有話想對他說。坐在絃知音旁邊的東方羿故意對太史侯微微一笑,太史侯只好點頭回應。
 
待所有的節目結束,禮執令上台頒獎時,太史侯早眾人一步離開現場。
 
絃知音等參與演出『嫦娥奔月』一戲之人被觀眾們纏住,一時間無法脫身。
 
他心裡十分在意太史侯沒有前來和自己說話便先行離去,而且他們也約好要一起賞月,他非常珍惜這難得能和太史侯共待天明的機會,害怕又會有所變卦。
 
但他這一身怪異的打扮不適合前去禮部找他,在向眾人告退後,他急忙走回自己的寢室。
 
一入房間,門甫關上,即被在裡頭等待他的太史侯自身後給抱住。
「噓,別出聲……」
絃知音的房間沒上鎖,太史侯在離開廣場後就來到絃知音的房內等待。
 
「學長……」
絃知音驚喜他的出現,這幾日他因忙著和東方羿對戲,沒能與他見面,心裡甚為想念。剛才太史侯的提早離席讓他非常擔憂。
 
「你身上有胭脂味……」
太史侯從沒想到這輩子會在絃知音身上聞到女人的味道,射御二部的人不知去哪裡買來的胭脂,有著會讓男人興奮的味道。
 
絃知音誤會太史侯不喜歡,便道:「等會兒我會把它弄掉。」
 
「吾沒說討厭。」
說著,太史侯將鼻尖抵在絃知音的頰畔磨蹭,汲取他身上的味道。就像是熱戀中的男女一般,輕易的就對絃知音做出親密的動作,絃知音也喜歡他如此對待。
「你喝了酒?」太史侯問著。
「沒有,大概是東方羿學長身上的。」
 
「后羿所喝的酒是真的?」
「嗯。」
 
「哼!」
太史侯冷哼了聲,剛才在台上東方羿表演得非常投入,和絃知音喝交杯酒時,彷彿他們就是一對新婚的夫妻般。數次的擁抱和親吻更像是在占絃知音的便宜,令他不舒服。
「你不高興?」
 
「他抱著你。」
以前太史侯不會輕易表現出對他的在意,今晚的太史侯不同於以往,在廣場時他就察覺到他的心情不好。「演戲罷了。」他回答著。
 
太史侯本想隱忍,不希望絃知音以為自己是肚量狹小的男人,此刻他還是忍不住說出自己的感受。「你讓東方羿那樣,吾並不好受。」
 
聞言,絃知音略作沉默。確實方才的東方羿和平時排演時不大一樣,那樣熱情的東方羿令他感到意外,絃知音淡聲說道:「我沒有當真。」
 
太史侯雖不把東方羿放在眼裡,不過今晚的東方羿也讓他生起了戒心。「吾不想看到你變成任何人的情人。」
「演戲不會成真。」
 
「吾知道。」
太史侯手一揮,燭火馬上點燃。他扳過絃知音的身子,待屋內漸漸明亮之後,他看清了絃知音的樣子。
 
今晚的絃知音搏香弄粉,一身女子裝扮,更增添了嫵媚,使得坐在台下的太史侯心情複雜了起來。
 
他明明喜歡的是身為男人的絃知音,縱使結合時有點不方便,卻也從來沒有希望過他是女人。可是當看到扮演嫦娥的絃知音在台上時,他眼裡的絃知音竟然是不折不扣的女人。
 
絃知音曾在自己身下任由自己縱情,絃知音也曾因自己進入他的體內而發出悅耳的呻吟聲,就好像女人包容男人一樣,他接受了自己。
 
其實自他開始會想男女交合之事後,心裡所想像的對象就一直是女人。所以這會是自己希望絃知音能夠是女人的話,就可以光明正大和他談情說愛嗎?還是自己心裡其實是把他當成女人在愛著?
 
當成女人在愛著……
 
自己會是這樣的心態嗎?
 
一時間他迷惘了……
 
但不管他到底是如何的心態,他所愛的就是絃知音這個人。
 
「我這一身行頭大概要被笑上好一陣子。」絃知音說著。
 
一聽到絃知音所言,太史侯回過神,一臉嚴肅地問道:「有沒有人說你這樣很好看?」
絃知音微微一笑,答道:「他們大概怕我拒絕穿女裝,才會安慰吾。」
 
在這部戲裡有那麼多人男扮女裝,又何以需要特別安撫絃知音?由他的話可推知他們該是和自己一樣,打自內心認為絃知音扮相好看。
「這是一種很奇怪的感覺。」
「什麼奇怪的感覺?」
 
太史侯看著絃知音,他本該為別人認同自己所愛之人的美好而開心,他心裡卻有種聲音在告訴他,說到底他還是不希望別人太過注意絃知音。
 
會有這樣的想法,大概是因為男人的嫉妒心使然,但也可能是因為無法公開兩人的戀情讓他覺得不安。
 
絃知音見太史侯欲言又止,感到納悶,喚道:「學長。」
太史侯決定不回答絃知音的問題,端起絃知音的下巴,親吻著絃知音的唇。
 
今晚台上的絃知音就像個柔情似水般的女子,看著這樣的他被別的男人擁抱在懷,看著他對別的男人傾訴衷情,看著他為別的男人流淚,太史侯當下只想再次擁抱絃知音。
 
也只有在和絃知音進行魚水之歡時,他才能感覺到忘情的絃知音有多愛著自己,甚至能夠更確定絃知音完全屬於自己。
 
絃知音提手撫摸太史侯的耳朵和頸子,迎合了太史侯,早在發現太史侯出現在自己房間裡時,他就預感著事情可能發展至此,只是自己的這個動作在瞬間又讓他生起了似曾相識的感覺。
 
也許真如他所猜測的,只要再次與太史侯合歡,他就能想起那天的事。
 
太史侯高興絃知音的回應,和絃知音的交吻更為激烈。
 
他明白這樣的機會在學海裡是何其難得,只要稍有遲疑與顧慮,就不知要更待何時。所以即使時間短暫,即使無法給予絃知音充分的愛撫和溫柔的耳鬢廝磨,今晚他不想再錯過第二次的交合。
 
「吾很想克制自己的慾望,可是吾好像做不到……」
 
絃知音身上的胭脂味和打扮令他特別的興奮,他想往下親吻絃知音的身體,偏偏女裝的繁複讓他解衣的速度變慢,他顯得有點焦急。
 
看著平日嚴肅穩重的太史侯此刻猶如心急要糖吃卻手忙腳亂的小孩,絃知音不禁憐惜起他來。
「學長……」
 
太史侯費了一番功夫解開他的衣襟,親吻他的胸前,他緊張的用雙手抱著太史侯的頭,發出因難耐興奮而有的聲音。
 
感覺到絃知音也想和自己交合,太史侯將絃知音推向床榻,壓在他的身上。
 
這一回他沒有問絃知音是否願意給自己,猶如經常有著親密行為的情侶般,只要一有機會,無需任何言語,就可以一番溫存。
 
就在太史侯準備要更進一步時,突然聽到外面傳來叩叩的敲門聲,兩人頓時停下了進行中的動作。
 
「絃知音。」外頭的人叫著。
 
他們本以為來人是和他們約好要一起賞月的東方羿,想不到竟會是教統的侍者。
 
意外的打擾,中斷了兩人想要燕好的慾望。在得知侍者來意後,絃知音起身,緩緩脫掉一身的女裝。而太史侯在整好衣服後,坐在一旁觀看,什麼話也沒說。
 
他知道今晚他已失去了機會,但他安慰自己或許這樣也好,免得傷了絃知音又後悔不已。
 
絃知音換回原本的裝扮,赧顏未消地走到太史侯面前,低聲道:「抱歉……」
 
看著絃知音,太史侯心想今晚女裝的絃知音再如何令他興奮,他最愛的終究還是身為男人的絃知音。
 
他牽起絃知音的手,親吻他的指頭。雖然對今晚無法雲雨感到失望,卻也忘不了絃知音給予的溫柔。
 
「不急著這一次,吾可以等待。」他低聲說著。
 
絃知音點頭,轉身滅了燭火後,打開門走了出去。
 
 
---------
 
 
朋友說只要不標上“終”這麼一字,就算“學海無涯”變成月刊也沒關係
哈!緹突然覺得自己好像被綁架了(我的神莫號小船越划越遠,我還在岸上望海QQ)
 
如果“房間裡的小故事”嫌多,請告訴緹
緹是個很容易變成後娘的作者,隨時可以拆散鴛鴦^^!
 
                  夜叉 PM8:40 5/25/2009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