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影山谷
關於部落格
光影交錯下尋找掌中美夢
  • 17371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月華之約(赭墨)

 

  封雲山上玄宗總壇裡,蒼正坐在花園處撫琴。
 
赭杉軍來到後,沒有打擾他,安靜站在一旁,此曲終了時蒼先開口說道:「赭杉軍,咱們已一個月不見了。」
 
「恭喜你平安歸來。」
蒼前日從苦境回來,赭杉軍因修習更高一層的化外之術即將功成而無法與他見面,直到昨晚才從墨塵音那裡聽聞蒼至苦境的情形。
「墨塵音說你在萬聖巖遇見了一名非凡的僧人。」赭杉軍又說道。
 
提到一步蓮華,蒼露出了淡淡的笑容,剛才撫琴時他心裡所想就是一步蓮華的種種。「他是個很特別的僧人。」蒼說道。
「聽你這麼說,吾不由得也想與他一會。」
 
赭杉軍不是好奇心強烈之人,蒼了解他必是因為自己的關係才會想見一步蓮華。「會有機會。」蒼說著。
 
「他將來道境嗎?」
蒼笑著點頭。
 
赭杉軍看著蒼,這樣的蒼是他們相識以來所未曾見過,他非常好奇為何那僧人可以讓蒼如此。
蒼察覺到赭杉軍有所疑問,也不想再於一步蓮華的事上多談論,問道:「你最近好嗎?」
「吾很好。」
 
「那墨塵音好嗎?」
「墨塵音?」
赭杉軍不解這兩天蒼曾和墨塵音見過面,何以會有此問?
 
「沒什麼,只是忽然想問。對了,要吾為你撫一曲嗎?」
赭杉軍心想蒼大概只是關心墨塵音,便不再追問。難得蒼會主動為人撫琴,赭杉軍高興地點頭。
 
「可有想要聽哪一首曲子?」
赭杉軍想了想,他最想聽的曲子即是陽關三疊,可是世上能讓他動心的陽關三疊也唯有出自墨塵音的墨曲琴。
「隨你喜歡而彈,不用在乎吾。」赭杉軍說著。
 
「那麼來一首墨塵音的拿手曲子,陽關三疊如何?」
蒼徵詢著赭杉軍的意思,赭杉軍傻愣愣的看著蒼,不敢相信蒼會想彈此曲。
 
來這裡之前,甚至在聽蒼撫琴時,他心裡想的都是剛才出門去的墨塵音。而蒼好像看透他的心思般,故意挑選此曲。
 
蒼一笑,知道赭杉軍心裡有著疑惑,卻也沒多作解釋之意,手指一動,便為他撫了陽關三疊。
 
蒼聽聞自異度魔界侵犯道境後,憂心玄宗安危的墨塵音便不再彈奏此曲,所以蒼相信赭杉軍一定會想聽。
 
 
 
 
黃昏時分,墨塵音自防守地歸來,才走入玄宗總壇便遇著紫荊衣。紫荊衣問了他防地的情況,然後告訴他今日蒼為赭杉軍彈奏陽關三疊之事。
 
墨塵音聽完後只笑著,也沒有說什麼,繼續和紫荊衣談論今日所發生的事。
 
回到自己的房間後,墨塵音將墨曲琴置於書桌上,然後緩緩脫下披風,才將披風掛好,赭杉軍正好來找他。一見到赭杉軍,墨塵音二話不說,即拉起他的手為他把脈。
 
「吾沒事。」赭杉軍說著。
今早墨塵音要出門前就曾關心過赭杉軍的狀況,回來後兩人一碰面,他還是不忘此事。墨塵音對自己的好,赭杉軍全放在心上。
「哈,你要到何時才能照顧好自己?」確定赭杉軍無事後,墨塵音笑著對他這麼說道。
 
墨塵音年紀雖是四奇中最小,照顧人的本事卻十分了得,然而赭杉軍不是照顧不了自己,這次是因為太過心急著要再練成更高層的術法,才會有所分神以致於傷了自己。
 
有時侯赭杉軍會想若哪一天自己在墨塵音心中已真能照顧好自己了,那麼墨塵音還會像現在一樣守在他身邊嗎?
 
他並非喜歡讓墨塵音照顧,他只是喜歡墨塵音和自己在一起。
 
「你又在想什麼?」見赭杉軍若有所思,墨塵音不禁問道。
「今天早上吾去見了蒼。」
 
墨塵音已知曉此事,也料得赭杉軍會主動告訴自己,問道:「那他可有談到萬聖巖裡那名僧人?」
「有。」
 
「如果有機會我也想去一趟苦境。」墨塵音突然說道。
赭杉軍從來沒有到過要離開玄宗,對墨塵音的說法感到驚訝,無法置信地問道:「你要去苦境?」
 
「小時候我曾聽宗主說過苦境是個很美麗的地方,從那時候起我便一直對那裡很好奇。待道境不再有烽煙,異度魔界被我們殲滅之後,我想去苦境一趟。」
聽完墨塵音這番言語,赭杉軍忽然覺得墨塵音像是要遠離自己般,心裡不安了起來。
 
他們兩人的感情一向很好,他竟然從未察覺墨塵音會有出去遠遊的念頭。「墨塵音……」
 
「也許在那裡可以認識更多的人。」墨塵音又說道。
「你不喜歡待在玄宗裡?」赭杉軍問了他。
 
「不是。」
「那為何……」他不能理解為何一直盡心守護玄宗的墨塵音會這麼說。
 
「喜歡的人事物未必能永遠緊緊握在手心裡,不過墨塵音也不會輕易放手。」
墨塵音說著,順手倒了杯茶給赭杉軍,赭杉軍接過手,對墨塵音的想法感到心慌,也不知道該回答他什麼。
 
他不喜歡墨塵音有著想離開玄宗的念頭。
 
「異度魔界雖是棘手,吾相信只要玄宗上下一心,再加上萬聖巖的援助,必能對付得了他們。」墨塵音岔開了話題,不願意再說自己想到苦境這件事。
 
「嗯。」
赭杉軍回應了聲,墨塵音向來是四奇中最為樂觀之人,但自從玄宗屢屢受挫,道子嚴重折損後,責任感重的墨塵音就非常的憂心。雖然在外人面前墨塵音表現出如故的模樣,還是瞞不了最了解他個性的赭杉軍。
 
「你在想什麼?」墨塵音問道。
「你自外面回來,大概累了,吾想你該休息一下。」
 
「你的茶還沒有飲下。」墨塵音笑著說。
「吾差點忘了。」
 
赭杉軍連忙喝下杯裡的茶,像個遲鈍的孩子般要人提點才記得這些小事。墨塵音看在眼裡,不禁露出笑意。
「你在笑什麼?」赭杉軍問著。
 
「異度魔界最近沒有掀起戰事,難得有此空閒,晚上吾想到去一趟月華之鄉。」
「月華之鄉?」
 
「算一算日子,月華之花該已盛開,再不去看看,恐怕又得等待來年,你要與吾一同前往嗎?」
赭杉軍近日忙著修練,早忘了現在是月華樹盛開之時,答道:「好。」
 
當年墨塵音初到玄宗時也正值月華樹開花的季節,赭杉軍曾帶他前去觀看。後來每年花開時他們都會前去,直到近幾年來因為異度魔界的侵犯,使得他們無法留心此事。
 
「夜裡風寒,你要記得帶件披風。」墨塵音叮嚀著他。
「好。」答著,赭杉軍便離開
 
 
暗夜時分,兩人來到月華之鄉,果然月華樹上的花朵皆已盛開,美不勝收。
 
「吾記得小時候你帶吾來時,吾曾以為這樣的美景只在夢中才有。」墨塵音說著。
往事難忘,點點滴滴都是那麼的美麗,赭杉軍喜道:「吾也記得那一晚你抬頭看著花看到發愣,脖子痠疼不已。」
 
這件事赭杉軍已多年未提,現在又聽到他說,墨塵音覺得開心,便接著赭杉軍的話說道:「後來我們坐在山坡上那株月華樹下賞花,那天的月色很美,吾也不知道為何明明很喜歡這裡的美景,卻一下子就睡著了。」
「後來還是吾揹你回去。」
 
墨塵音一笑,其實在赭杉軍揹起他時他就已經醒來,他故意保持了沉默,佯裝成熟睡的樣子,就這樣一路聽著赭杉軍哼唱陽關三疊回玄宗。
 
他永遠忘不了那一晚赭杉軍揹著自己回玄宗時的情景,那樣的幸福是他今生所不曾擁有過。
 
「你年紀還小,一定是很累了才會睡著。」赭杉軍說著。
「或許……」墨塵音隨口答了句,沒有說出實話。
 
事實上他會睡著的原因絕對不是因為疲累,而是這裡的環境太舒適,身旁又有了赭杉軍陪伴,讓他感到非常安心才會睡著。
 
兩人走到當年那棵月華樹下,倚樹而坐。
 
月照下的月華之花分外夭夭,風吹來時花瓣如雨紛紛,像是無數的美夢在空中飛旋,令人為之著迷。
 
「赭杉……」墨塵音突然喚了他的名字。
「怎麼了?」
 
「經年累月的戰事之後,我非常懷念以前平靜的日子。」
「嗯。」
 
「我不好戰,更不喜見人傷亡,但為了道境,為了玄宗,為了無數無辜的性命,墨曲劍不得不出。」
「吾明白。」
 
「我常想月華之鄉至今能安然無事全是因為有玄宗保護,可是異度魔界的實力至今未明,我不免擔心來日這些美好會遭到破壞。」
墨塵音所言也正是赭杉軍擔憂之事,他輕嘆了聲,說道:「如今吾等只能盡人事聽天命,別想太多。」
 
「你不擔心嗎?」
「吾擔心。」
這月華樹下留有他們兩人難忘的回憶,對赭杉軍而言這裡和玄宗一樣重要,是他們必須守護之地。
 
「赭杉……」墨塵音再次輕喚他的名字。
「什麼事?」
 
墨塵音沒有馬上回答赭杉軍,他注視著眼前這一大片的月華之花,眨了眨眼睛,濃密的睫毛微微顫動,赭杉軍見了,不由得動心。
 
他很喜歡墨塵音,在很早之前就喜歡著他,但他們是修道之人,所以他只能將這分感情隱藏起來。
 
「那個一步蓮華與另外那位名為善法天子的人同為帶髮修行的僧者,我想一步蓮華一定非常優秀,蒼才會那麼讚美他。」
「你也想見他?」
 
「大家都想看看他的樣子。」
蒼向來不將自己的喜惡表現在臉上,但在談到一步蓮華之事時蒼的喜悅是前所未見。
「蒼說我們有機會看到他。」赭杉軍答著。
 
墨塵音點頭,心中期待這一天的到來。
「不知苦境是否也種有月華樹?」墨塵音說道。
每說到一步蓮華,墨塵音就會提到苦境,赭杉軍再度感到不安,好似墨塵音將來真的會離己而去。「天地間藏有無限的可能性,也許苦境亦有月華樹。」
 
「我希望在苦境也能找到像這裡一樣美麗的月華樹。」
「為什麼?」
 
「月華之鄉的人將月華樹所開的花視為愛情之花,他們說情人們只要在花雨紛飛時立下誓約,未來就一定能夠實現。我想知道在苦境裡人們是否如月華之鄉的人那樣珍惜月華樹,也想知道他們是否也同樣有著如此美麗的傳說。」
 
「這也是你想去苦境的原因嗎?」
「是。」
 
「你這麼喜歡月華之花?」
「月光照耀下紛飛的月華之花在我心中一直是世上最美麗的花。」
 
看著墨塵音像個小孩子般說著這件事,赭杉軍忍不住笑了出來。
 
當年他帶墨塵音初次來到這裡時,看著紛飛的花朵看到發呆的墨塵音就曾說過它們是世界上最美麗的花,此刻他才明白原來墨塵音這個想法一直沒有變過。
 
「你在笑什麼?」這回換墨塵音問了赭杉軍。
「聽你這麼說,吾也對苦境感到好奇。」
 
一聽到赭杉軍也對苦境有所好奇,墨塵音喜道:「那等到太平之時你可願意與我一同去尋找存在於天地間的另一個月華之鄉?」
 
赭杉軍沒想到墨塵音會邀他同行,喜悅之情難掩,又想到玄宗目前狀況危急,未來會如何變化不可知,一時間竟不知如何回答,只低喚了聲:「墨塵音……」
 
「我相信宗主一定會允許我們請個長假,而且你也大可放心,我的方向感一向很好,不會把你帶丟,我們絕對能夠平安地回到封雲山來。」
墨塵音說得煞有其事般,赭杉軍笑了聲:「哈,吾又不是小孩子。」
 
「那你是願意了?」
能和墨塵音一同旅行他當然願意,便道:「如果可以,赭杉軍奉陪到底。」
 
「太好了!」墨塵音說道。
他了解赭杉軍是不輕諾的君子,一旦答應了就會實現。可是在喜悅之際他也不忘異度魔界的威脅,心情頓時又變得有些沉重。
 
「為什麼不說話了?」赭杉軍發現他的異樣。
 
墨塵音將頭倚在赭杉軍的肩上,赭杉軍心跳加快,墨塵音說道:「今天我去前方防守之地,也到戰亡的道子們墓前祭拜……」
赭杉軍略作沉默後問道:「原來這是今晚你心事重重的原因。」
 
墨塵音眉頭輕蹙,果然還是瞞不了赭杉軍。「但來到這裡後我的心情平靜了不少。」
「吾會保護你。」赭杉軍說道。
 
墨塵音為赭杉軍的心意感動,說道:「赭杉,我很高興你這麼說。不過別擔心我,墨曲劍容不了魔輩猖狂,我希望你能保護更多軟弱無助的人們。」
「你總是想到別人。」
 
在墨塵音心中紫霞之濤要救的是受苦的眾生,不是他墨塵音。他希望看到赭杉軍完成他自己畢生的心願,所以他竭盡心力為他守護。
「在這樣的氣氛下如果能夠彈上一曲,將會更為美好,可惜今夜我忘了帶琴出來。」墨塵音說道。
 
「無妨,以後有的是機會。」赭杉軍說著。
今早蒼曾為他撫了陽關三疊這曲子,雖然蒼的琴音無可挑剔,但在那個當下赭杉軍很清楚自己最愛的還是墨塵音所撫的陽關三疊。
 
只是這種事他不會告訴墨塵音,他會小心翼翼的將它藏在心裡頭。
 
「以後嗎?」
今晚他們不斷提到對未來的期盼,心中卻又明白未來充滿太多變數。想到此,墨塵音在吸了口氣後隨即哼起陽關三疊。
 
赭杉軍發了愣,墨塵音彷彿知道他的心思般,竟然哼著他最想聽的曲子。
 
輕柔的聲音所哼出的優美旋律伴隨花瓣在風中迴旋,這一刻天地間彷彿只剩下墨塵音的聲音。
 
一次又一次,墨塵音不知哼了幾回,他發現墨塵音的聲音越來越輕細,直到完全寂靜無聲時,赭杉軍才解下墨塵音的髮飾,拉起墨塵音的披風蓋住墨塵音的身子,讓墨塵音睡在自己的懷裡。
 
望著天際的皎月,看著紛飛的花瓣,赭杉軍拾起一朵完整的月華之花,放在墨塵音的手心上。
 
如果他們不是修道人,他一定會讓墨塵音知道自己有多麼的喜歡他。
 
 
 
 
另一方,站在院子裡的蒼也望著天上的明月。
 
在這屬於他私人的時間裡,心中所想的不再是玄宗之事,而是遠在萬聖巖的一步蓮華。
 
「你在做什麼?」
 
也許此時此際一步蓮華已經入睡,但也說不定他還沒有入睡。於是蒼左手一揮,施法現出一隻銀色的鳥。
 
鳥兒鼓動翅膀,拍了幾下,蒼摸著牠的頭,說道:「銀鴒,吾要你到很遠的地方去見吾一位朋友,向他傳達吾已平安回來的消息。」
銀色鳥兒安靜了下來,似在等待蒼下一個動作。
 
「路途非常遙遠,會辛苦些。」
 
蒼從懷裡拿出了一步蓮華所寫的字條,讓銀鴒聞了紙上的味道。
「這個人的氣息非常特別,一到萬聖巖就能夠找得到。吾會在這裡等你回來,快去吧!」
 
蒼抬高了手,銀鴒展翅後便疾速飛離封雲山,往苦境而去。
 
望著銀鴒消失的方向,蒼明白己心在想些什麼。
 
那個在幻境裡相遇的人早在多年前便已擄獲了他的心,這次相遇後他更相信他們之間的緣分一定非常的深,否則一步蓮華不會讓自己如此掛懷。
 
 
 
 
萬聖巖裡,一步蓮華和主事者討論完玄宗和異度魔界的事情後,回到蓮華之池。
 
他因擔心蒼的事情而站在花園裡觀看星象,沒想到月下竟有一道銀光自遠方疾馳而來,並於蓮華之池的上空飛遶。
 
「那是……」
 
在那一瞬間他感受到蒼的氣息,為這意外的驚喜露出了很淡的笑容。
 
 
 
 
子時將盡,赭杉軍依然沒有入睡。
 
他安靜聆聽墨塵音均勻的呼吸聲,感受墨塵音身體的溫熱。他不打算叫醒墨塵音,他想如此擁抱著墨塵音到天明,想緊緊掌握住這在戰亂時刻唯一能擁有的短暫幸福。
 
看著不時飄落的月華之花,心裡想著墨塵音從小到大的事情。不知不覺間他的鼻尖已靠在墨塵音的頭頂上,於是他不著痕跡地吻了墨塵音的頭髮。
 
然後他閉上雙眼,心想假使有一天道境不再有任何烽火,無論如何他一定要陪墨塵音到苦境尋找另一片的月華樹林。
 
也許那時候,他就會有勇氣告訴墨塵音自己內心真正的想法。
 
 
-------
 
 
一直沒有機會寫心愛的赭墨
這幾天一直在聽著赭杉和小墨的配樂,昨天就突然想要寫篇關於他們的短篇文
短篇文無法交代的清楚,便讓它穿插在梵海蒼音的故事裡
今早改好,卻來不及貼上,只好趁中午午休時再來
 
赭杉像木頭一樣,不大好寫@@
不過只要有小墨在,木頭的感情還是能夠流露出來^^
 
                  夜叉 PM12:10 8/6/2009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