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影山谷
關於部落格
光影交錯下尋找掌中美夢
  • 17371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拇指姑娘(帝書文)

前言
 
上星期的新劇集,鬼如來睡在花朵裡的那一幕讓我們聯想到拇指姑娘
於是就花了點時間來寫一則和鬼如來相關的短篇同人文
裡面角色有些是友人真真所選,有些則是緹自己所挑
基本上這些人物都和鬼如來有過交集,緹才會把他們納入故事裡
由於是童話故事改編,所以有些用辭可能比較現代,這點請見諒^^
 
 
 

 
 
 
                                            帝書文.拇指姑娘
 
 
 
春曉花塢的主人齊子然與愛妻小霜膝下無子,一直以來即希望能夠擁有個小孩來陪伴,無奈小霜難以受孕,此願無法完成。
 
這天,蝕魘魔使闍魘那迦應他們的願望來到,給了這對夫妻一顆擁有生命能源,名為『鬼如來』的增減非玉。
 
來者言說只要施以養骨生肉之法,便能順利得子。不過他無法判斷這顆名為鬼如來的增減非玉性別為何,是男是女,全靠彼此間的緣分。
 
齊子然對兒子或女兒皆一視平等,只要成為家人,他都會疼愛。小霜則非常渴望能擁有個貼心的女兒,如此即能為她打扮的和自己一樣漂亮。只是聽到『鬼如來』三字時,小霜心裡也多少覺得怪,問了闍魘那迦可不可以換顆名字比較好聽的珠子。
 
闍魘那迦說這珠子是感應到他們內心的渴望才現世,表示和他們之間的緣分很深,名字只是一種稱呼,無關幼兒未來之良莠。
 
在闍魘那迦離開後,齊子然馬上施以異法,將不時閃著金光的增減非玉納入花種中,接著放進土壤裡種植,施以養骨生肉之法。
 
養骨生肉必須仰賴春曉花塢裡奇異的花朵來寄生,也唯有春曉花塢裡奇持的土壤和溫和的氣候才能滋養這種奇花。花苞的孕育期為十個月,時間一到,增減非玉裡的生命能源就會化出一個小孩子來。
 
經過了數日,花種開始發芽,成長的速度也奇快。枝葉沒多久就已約莫一個五歲孩童的高度,再經過一個月,花苞順利長出。
 
金色的花苞每天有著日月靈氣的滋養,還有他們夫妻兩人的細心呵護。一眨眼,五個月已過,花苞非常的健康漂亮,齊子然夫妻對此現象相當高興,滿心期待花開的那一天。
 
一日,向來氣候溫和的春曉花塢突然天候異變,下了傾盆大雨,到了夜裡天際一聲巨響,一道雷電擊下,落在花苞附近,同時間有道金色光芒飛射而出,齊子然夫婦憂心忡忡,冒險撐傘前去探看。在得知花苞安然無恙,沒被雷電擊中後,才安心回屋子休息。
 
隔天清晨,天空放晴,一如往常的美麗。
夫妻兩人前去探望花苞,怎知昨夜離開前仍泛著金光的花苞竟變成妖異的黑色,彷彿被人偷換了似,小霜對此十分擔心。
 
齊子然生性豁達,安慰了小霜,雖然花苞轉為黑色,花莖和根部都很粗壯紮實,裡面的嬰兒應該還是很健康,不用過於憂心。而且退一步想,春曉花塢長年來氣候溫和,不曾有如昨夜的惡劣天候,如果這是上天的安排,不如就順隨自然,待其生成後,若真有異變,屆時再來煩惱也不遲。
 
聽完齊子然的話之後,她稍感安慰,暗忖就算裡面真有了變化,如今能做的也確實只有聽天由命。
 
一眨眼,五個月又過,終於到了花開之日。
 
這日天未曉,齊子然夫婦就站在花朵旁等待花瓣的綻開。當曙光照射在花苞上時,花瓣緩緩的一片一片地顫動,然後慢慢張開,待能看清楚花苞內的情況時,夫妻二人同時發出驚訝聲。
 
「啊?」
 
一開始,他們以為小娃兒不見了,怎知那娃兒實在是出奇的小,小到竟只約莫拇指般大小,而且還是個男娃兒。
 
沉睡中的小娃兒被他們的聲音吵醒,在睜開雙眼的剎那,眼前兩位巨人的突然出現更是嚇著了他,三人就這樣對望著。
 
晨風吹來涼意,也喚回了小娃兒的意識,大夢初醒的他這才發現自己全身赤裸,急忙起身,抱著花蕊遮體。
 
本是驚訝的夫妻二人在見到他的反應後,不約而同地笑出了聲。
 
小娃兒一身潔白,髮色如當初花苞所散發的金色光芒,眼神有些桀驁不馴,唇瓣的色澤也略暗,整體看來,十分的聰明,卻多了不該有的妖豔,也失了初生兒應有的天真無邪。
 
笑聲使得小娃兒滿臉羞紅,直想鑽進花蕊中躲起來。齊子然伸手要他過來,小娃兒如何也不肯放開花蕊,好似害怕他的身體會被瞧見。直到小霜拿了手絹將他包起後,他才鬆開緊抱著花蕊的雙手。
 
夫妻倆見拇指般大的他頗為可愛,心想既是上天所給的禮物,那就該好好把他撫養長大。除了為他取名為『鬼如來』外,也鄭重地告訴他,他們兩人是他的父母,日後會照顧他一輩子。
 
鬼如來自從有意識以來,若沒有沉睡,就會聽到他們在外頭談天說笑的聲音,對他們兩人算是熟悉,所以也就當他們是自己的父母。
 
回到屋內後,小霜把原來準備好的女娃衣物收起,利用家裡的碎布為小娃兒縫製衣裳,一個時辰後,她做出一套漂亮的女裝。鬼如來見了不喜歡,不願穿它。
 
小霜說這種衣服很漂亮,非常適合他,他看了看齊子然,說他想穿和爹一樣的衣服。小霜一心只想把他打扮得像公主,對鬼如來的排斥有些苦惱,便告訴他家裡只有這種布,而且她只會做女性的衣裳,沒有辦法為他做出像爹爹那樣的衣服。必須等到有人來買劍,得了銀兩後,爹爹才能請人到鎮上拜託裁縫師父為他做衣服。
 
鬼如來看著那套花俏的衣服,內心十分的猶豫。齊子然安慰他衣服最重要的功能是蔽體和保暖,對於款式可以不用太在意,而且這裡只有他們三人,沒有人會覺得奇怪。
 
鬼如來則委屈地說,只有穿了和父親相似的衣服,以後才能娶個和母親一樣溫柔美麗的女孩當自己的妻子。
 
夫妻倆聽了後,又笑出了聲。這個小娃兒的言行舉止真的完全不似初生兒,是個很有自己想法的小孩,也就是說他的心志已達到能與他們夫妻談心說笑和溝通的程度了。
 
後來,不管鬼如來有多不願意,最終還是穿上小霜為他做的衣服。齊子然見鬼如來穿上後頗為可愛,就讚美了他。鬼如來一臉委屈,心裡期待著買劍的人能快點來,那麼他就能有男人的衣服可以穿。
 
從那天起,鬼如來正式成為他們的小孩。小霜除了再幫鬼如來多做幾套新衣外,每天也會幫他綁頭髮,打扮得像個小姑娘般。而鬼如來每見小霜露出得意的笑容時,心裡再如何不喜歡,也只能接受。
 
一日,鬼如來站在池溏邊,一副若有所思樣,小霜見狀,馬上明白鬼如來想要到池塘裡玩耍,便以桌上的盤子作池塘,用花瓣當小船給鬼如來玩。
 
鬼如來高興地躺在花瓣裡搖來搖去,非常舒服,舒服到連吃飯和睡覺都不願離開。為顧及安全,每當要睡覺時,齊子然就會將他抱到胡桃做的搖籃裏。
 
幾個月相處下來,一家三口的日子非常的幸福和樂。鬼如來很喜歡他的父母,也很喜歡春曉花塢,每天他都會開心的到花海裡玩耍,認識了不少昆蟲朋友,大家都說不曾看過這麼小的人類,便喚他為拇指姑娘。
 
一開始,鬼如來要大家別這麼叫他,並告知眾人自己的名字。不料大家都說『鬼如來』三字聽來有點可怕,還是叫他為拇指姑娘比較好。
 
鬼如來又向他們表明他是個男孩,不該被叫姑娘,他們笑著說他們看過不少人類,分得出男與女,所以還是把他當成女生看待。
 
鬼如來對此事耿耿於懷,忍不住向爹娘催促衣服的事,小霜只是笑笑,說自己無法做男裝,齊子然則要他再忍一下,鎮上的裁縫師傅目前仍未把衣服完成。
 
鬼如來莫可奈何,只好每天還是穿著小霜給的衣服。
 
這天,有隻母蟾蜍在耳聞春曉花塢有位拇指姑娘後,就特地前來探看。當她看到鬼如來長得美豔動人,且身體大小又剛好適合他的寶貝兒子時,她高興得淚如雨下,直說這是老天爺憐憫她。
 
母蟾蜍名為魑嶽,兒子叫作海蟾尊。海蟾尊自從偶遇人類淨無幻後,就不時跑到登道岸去偷看淨無幻。長年下來,對淨無幻累積了極深的感情和產生無限的幻想,一心只想娶淨無幻為妻。
 
然而海蟾尊雖然已修練成精,能夠變化成俊美的男人,仍是無法把身體變得如人類般大。而且一到白天,他就又會變回原來醜陋的蝦蟆樣,使得他只能偷偷的在暗處窺視淨無幻。
 
魑嶽為了兒子的幸福,總是找機會曉以大義,告之淨無幻是遙不可及的美夢,應該早點懸崖勒馬。甚至還花心思找了很多頗具姿色的母蟾蜍與他相親,偏偏他不愛蟾蜍,只愛淨無幻,對母親介紹的蟾蜍姑娘們總是百般挑剔和給予難堪。
 
魑嶽說服不了他,本打算就此順兒子的心意,免得母子關係惡化。如今難得有個姑娘的身子和海蟾尊變成人類時差不多大小,或許兒子能夠接受,身為母親的她當然不可能放棄這個好機會。所以她躲在春曉花塢裡,趁深夜時分齊子然夫妻門窗未關,偷偷潛入屋內,帶走沉睡中的拇指姑娘。
 
回到厲族的住處時已經快要天亮,她高興的將拇指姑娘放在洞外,入內拉了仍在睡夢中的海蟾尊出來看未來的娘子。
 
海蟾尊一見到鬼如來,直叫鬼如來是個男人。他對男人沒興趣,他只愛著有美麗臉蛋的淨無幻。魑嶽說拇指姑娘長非常美豔,也穿了一身女裝,絕對不可能是個男孩。
 
就在兩人為此事爭辯之時,清晨的第一道曙光乍現,照在鬼如來的臉上。鬼如來眨了眨眼睛,沒想到眼前會有兩隻蟾蜍在盯著他。
 
此生不曾看過這般醜陋的怪物,春曉花塢裡的青蛙也沒有這麼嚇人,鬼如來在大叫了聲後,竟然昏厥過去。
 
而當他再度醒來時,他已被放在蓮葉上。他以為一切只是一場夢,搖了搖頭,在看清楚附近的環境不再是他所熟悉的春曉花塢時,他不得不接受自己可能被綁架的命運。
 
鬼如來心急著要逃離這裡,無奈水太深,不會游泳的他只能待在葉子上空著急。
 
沒多久,魑嶽帶了果子來給他,並自我介紹。見他面帶愁容,便要拇指姑娘放心,她兒子雖然白天是隻蝦蟆,夜裡卻能變成非常俊美的人類,她相信自己的兒子會溫柔相待。而她現在正在忙著他們成親的事,今晚他們就能順利進洞房。
 
一聽到她要把自己送給另一隻蝦蟆當妻子,鬼如來以為自己聽錯,重問了次,得到確定的答案後,急忙解釋他不是姑娘,他是男的,叫作鬼如來,不可能嫁給她的兒子。
 
蟾蜍媽媽聽完他的話後,認定他早上必是聽到他們母子所說的話,才會以此理由拒絕自己,甚至還拿了個可怕的名字來嚇人,便言若他脫下褲子讓她瞧瞧,證實他真的是男生,那她就放他離去。
 
鬼如來哪裡肯再讓別人看到他的身體?而且萬一蟾蜍媽媽在確定他是男生後,一怒之下就將他的那裡給吃掉,那他就會變成不折不扣的姑娘,所以無論如何也不給看。
 
既然無法證明他是男是女,蟾蜍媽媽當然不可能放他離去,於是他就被軟禁在蓮葉上。
 
失望至極的鬼如來看著蟾蜍媽媽忙進忙出,神情相當愉悅,腦子裡不禁想像著自己和蟾蜍結婚,然後被迫壓在蟾蜍身下的情景。
 
身為男人,絕對不能雌伏,況且他早決定未來要娶個漂亮的姑娘當妻子,過著和爹娘一樣恩愛的夫妻生活,如果這回被蟾蜍給強取了,他又有何顏面苟活於世?
 
一想到自己如此不堪的命運,鬼如來低聲啜泣了起來。他後悔這段期間沒有向父親學習好武藝,每天不是躺在花瓣裡睡懶覺,就是於花園裡玩耍,導致連最基本的游泳也不會。
 
此時在附近嬉戲的三隻魚兒聽到了他的哭泣聲,便靠過來問他原因。他見魚兒們一副友善樣,就告訴他們自己的遭遇。
 
海蟾尊迷戀人類淨無幻的事眾所周知,所以假使拇指姑娘委身於海蟾尊,最終也得不到幸福。
 
其中有一隻名為靖滄浪的藍色魚,二話不說就將蓮花的莖咬斷。另外兩隻魚叫作一燈禪和懸壺子,在見到靖滄浪這麼做後,也幫忙推動蓮葉,讓蓮葉靠近水流處。當蓮葉開始漂動時,鬼如來欣喜若狂,直感謝他們的救命之恩,三隻魚兒也笑著歡送他離開。
 
順著水流,他遠離了厲族的範圍,避掉了被公蟾蜍壓身的命運。
 
中午過後,他開始感覺到飢餓,勉強喝了幾口水,肚子雖有比較飽,沒多久又餓了起來。他擔心若無法靠岸,不只沒有食物可吃,夜裡恐怕也會冷死。
 
就在此時,有一隻頭戴漂亮蓮冠和一隻臉上有道疤的蝴蝶飛來,見他一臉憂愁,便問他有沒有需要幫忙之處。鬼如來在春曉花塢時就和蝴蝶蜜蜂特別好,他馬上告訴蝴蝶自己肚子餓的事,臉上有道疤的蝴蝶就將身上所帶的花粉分給他吃。
 
鬼如來吃飽後,高興的向蝴蝶夫妻道謝。臉上有道疤的蝴蝶聽到鬼如來說他們是夫妻時,馬上將臉別過去,而頭戴漂亮蓮冠的蝴蝶也漲紅了臉,在輕咳了數聲後才喜孜孜地自我介紹。
 
原來頭戴蓮冠的蝴蝶名為素還真,臉上有道疤的蝴蝶叫作葉小釵,他們都是公的蝴蝶,不是什麼夫妻,請他別誤會。
 
鬼如來覺得失禮,連忙道歉,並解釋因為他們兩人在一起時的神情像極他的爹娘,十分恩愛,而且素還真的打扮得很漂亮,他才會產生誤會。
 
素還真笑說著沒有關係,他和葉小釵不會在介意。之後素還真問了鬼如來為何人會在這裡。鬼如來娓娓道出自己所發生的事,並表明他想回去爹娘身畔的心願。
 
素還真向來熱心助人,當然很願意幫鬼如來的忙,便和葉小釵用帶子把蓮葉拉到岸邊。
 
上岸後,素還真告訴他,此地距離春曉花塢有一段距離,返家的路上必須得再經過厲族的範圍。蟾蜍是蝴蝶的天敵之一,就算葉小釵是最神勇的蝴蝶,也敵不過蟾蜍們舌頭的粘液,所以如果能請燕子載他回去的話,那是最安全不過。
 
鬼如來在春曉花塢裡曾看過燕子們在空中飛來飛去,非常的威風。他的父母也曾說過成對的燕子總是形影不離的一起工作和休息,是天下所有夫妻羨慕的對象。
 
他覺得自己的爹娘已經很恩愛,而燕子能讓他們讚賞,肯定是很重感情的動物。只是雖然如此,他心裡最想要的還是有朝一日能夠騎著燕子於天空中飛翔。
 
所以假使這次燕子肯幫忙,他不僅可以順利回到家,同時也能圓了自己的夢想。但他也擔心蝴蝶是鳥類的食物之一,要找燕子幫忙恐怕是件困難的事。
 
素還真告訴鬼如來,其實他是蝴蝶國的國王,和燕子國的國王為摯友關係。也因為如此,方圓百里內的燕子不會吃蝴蝶,這點請他大可放心。
 
鬼如來聽了很高興,也好奇為何蝴蝶會和燕子成為好朋友。素還真說燕子國的國王一出生就擁有其他燕子所沒有的金色羽毛,長得非常漂亮。又因為天生慈悲,所以只吃果子不吃蟲,後來他因為修練而化成人形,雖然不再具有燕子的樣貌和翅膀,仍為萬燕之首,極受燕子們的敬重。平時他也會乘著燕子四處巡視自己的領地,承擔起國王的責任在他所統領的燕子國度裡,大家都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鬼如來一聽到如此,眼睛馬上亮了起來。他問了素還真,燕子國王的身形有多大。素還真笑著告訴他,就是因為燕子國王的身材和鬼如來差不多,他才會在河邊飛翔時誤以為他就是燕子國王。
 
鬼如來很羨慕燕子國王,希望有機會見到他。豈知話一說出,素還真馬上輕蹙眉頭,告知鬼如來,他的好友在一次的旅行中突然失蹤,這些日子以來他和燕子們都在尋找他。
 
鬼如來沒想到燕子國王會發生這種事,對此表示遺憾。素還真說沒關係,目前該以安排他回去的事為要。
 
鬼如來也心想還是先回去爹娘身邊比較妥當,但心裡仍對燕子國王的事十分好奇,不禁追問了燕子國王修成人形之後的樣貌。
 
素還真回答他,燕子國王眉清目秀,有一頭如瀑的銀髮,長得很漂亮。平時穿著金黃色的衣服,不論在日光或月光下,都非常的醒目。最特別的是,他的聲音清清亮亮,聽入耳裡很舒服,尤其當他輕柔地說話時,任何人聽了都會為之著迷。
 
聽完素還真對燕子國王如此讚譽有加,鬼如來更渴望能有機會一睹燕子國王的風采,甚至和他結交為友。
 
素還真見他一臉欣羨,允諾來日待他尋得好友後,必帶好友前往春曉花塢拜訪,介紹他們認識,然後便要葉小釵前去尋找附近的燕子來幫忙。
 
就在葉小釵飛離不久,忽然有隻金龜子自他們兩人的身後出現,用極快的速度抓住鬼如來。
 
素還真驚慌之餘,仍奮不顧身地予以營救,和金龜子有了肢體衝突,不料孔武有力的金龜子用力一推,素還真就跌入草叢裡。尚不及爬起身子,金龜子已挾著鬼如來揚長而去。
 
金龜子的大本營是陰森的一念之間,終年有著濃霧籠罩,外圍的昆蟲不敢擅自進入。金龜子在將鬼如來帶回之後,馬上向所有的同伴炫耀他搶到了一個漂亮的動物,準備今晚獻給大王鬼覺神知當佳餚。
 
沒多久,鬼覺神知來到,在看見鬼如來的樣子時,馬上嫌棄只有兩隻腳的鬼如來奇醜無比,絕對是妖怪的化身,吃了會危害身體。
 
一聽到金龜子見聞廣博的大王如此說,大夥兒全都散開,沒有人敢再靠近鬼如來,最後鬼如來就被趕出一念之間。
 
離開一念之間後,鬼如來靠著星斗的位置尋找回家的路。沿途若肚子餓時,他就吃花蜜野果和喝露水維持體力,晚上則盡量找溫暖的地方,用葉子蔽身,以熬過寒冷的長夜。他相信只要他堅持下去,即使沒有燕子幫忙,也一定能回到齊子然爸爸和小霜媽媽身邊。
 
這日,天氣異常的寒冷,天空開始飄起了雪,花草也都枯萎,他已沒有食物可吃。鬼如來擔心再這樣下去,他會客死他鄉,回不了家,於是決定先找個安身之處渡過寒冬。
 
在茫茫的雪地裡,他走了一個下午,心灰意冷之際,終於讓他發現了一間房子。他鼓起勇氣去敲門,開門的是個名叫大風鑑的野鼠婆婆。野鼠婆婆見鬼如來被風雪侵襲,十分可憐,要他快點進入她的屋子裡,並請他吃熱騰騰的食物。
 
野鼠婆婆知道他沒有地方住之後,表示她不介意這個冬季家裡多個人陪伴。鬼如來非常高興,說他能幫野鼠婆婆做很多家事,不會白吃白喝,於是他就在此地住了下來。
 
有一天,鬼如來在附近一棵大樹根部的洞裡發現了一隻受傷的燕子。
 
他問了燕子叫什麼名字,為何會在這裡。燕子說他不記得自己的名字,只知道有一天他醒來時,翅膀受了傷,無法飛行,只好先找個地洞棲身,每天就靠著露水和這棵樹的果子維持生命。
 
可是不知為何,他的傷勢一直無有起色,如今冬天到了,原本藏在樹洞裡的果子日前也被他吃完,沒有能力在雪地覓食的他只能待在這裡,靠著雪水止饑。
 
鬼如來聽了後,覺得他的際遇比自己還要可憐,竟然連自己的名字和事情全忘光。只是他不明白燕子為何不吃蟲子,因為這個樹洞裡有很多蟲子,吃了蟲子後不只可以助他活下去,也有益於他的傷勢復原。燕子搖頭說他不敢吃蟲,所以只能吃果子。
 
燕子的回答讓鬼如來想起了那個也不食蟲的燕子國王,便向他提問燕子國王的事。燕子說他連自己是誰都不清楚了,當然不識得燕子國王。鬼如來便告訴了他自己所聽聞,關於燕子國王的事,希望能藉此喚起燕子的記憶。
 
燕子難以想像燕子能修成人形,言說如果他能找回記憶,或許就可以確定這件事。鬼如來知道多問無益,而且當務之急,還是先幫忙燕子渡過難關為要。於是他冒著風雪回去跟野鼠婆婆要了些果實和穀子給燕子吃,並且撿拾枯草來編成毯子,用木屑來為燕子取暖,燕子因此十分感動。
 
隔天早上,鬼如來又來見他,除了果子和穀物外,也帶了藥來。當他要用乾布幫燕子擦拭羽毛時,燕子拒絕了他,說他不習慣讓姑娘這樣碰自己的身體。鬼如來覺得好笑,趕緊向燕子表明自己是男生的身分,燕子才安心讓他為自己擦拭羽翼。
 
後來,在聊天中,鬼如來告訴他春曉花塢的事,也透露了自己有多討厭身上這套衣服的心情。燕子說很可惜他只是隻燕子,不會裁縫,不然他一定做一件好看的衣服來報答他。
 
鬼如來很感謝他的好意,並言他相信只要自己回到春曉花塢,齊子然爸爸要人幫他做的衣服應該已在等著他。
 
連著幾天,只要一有空閒,鬼如來就會去樹下的地洞找燕子。也不知道是特別有緣,還是同為天涯淪落人的關係,他們很快的就成為無所不談的朋友。
 
有時候鬼如來會待在這裡很久,累了時就抱著燕子睡覺,他很喜歡燕子胸前的細毛,摸起來非常的柔軟,窩在燕子的胸前睡覺更是舒服。有時候他也會在燕子的身上蹭了蹭,像在尋找什麼感覺,而燕子也喜歡他這麼做。
 
有幾次,野鼠婆婆家裡比較忙碌時,鬼如來無法來見他,燕子會因不得見而有所擔心和失落。當鬼如來出現時,他就會露出高興的笑容,日子久了,內心深處竟生起想要永遠和鬼如來住在一起的念頭。
 
而有這樣想法的,不只是燕子,鬼如來亦然。或許除了和燕子有了感情外,他也希望有朝一日能騎著燕子在天空裡飛翔。
 
這天,鬼如來在燕子這裡睡午覺。他夢見他遇到了燕子國王,而燕子國王就如素還真所說的那樣,長得非常俊美,甚至可說是漂亮,連身為男性的他也為其傾心。
 
他高興的向前靠近,燕子國王給了他一個很和善的微笑,這一瞬間他整個人像是被燕子國王給迷住了般,沒有自我介紹就拉起燕子國王的手予以親吻,然後也不知為何原因,他竟把燕子國王壓在地上,做了不該的事。
 
不該的事令他有種飄飄然的感覺,身體好像不屬於自己所有,當燕子國王動聽的呻吟聲傳入他耳裡時,他才颯然驚醒。
 
眼前,沒有燕子國王,只有睡得正熟的燕子和自己緊挨在一起。
 
看著燕子安祥的睡臉,鬼如來直覺那個夢可能和自己很喜歡燕子這個朋友有關。就在此時燕子也正好醒來,兩人對視著,不明所以的他見鬼如來臉頰漲紅,問他是否著了風寒。
 
雖然同為男性,鬼如來也難以道出自己做了春夢,只好說他忘了野鼠婆婆交代的事,必須快點回去。
 
回到家後,鬼如來心情很複雜。他告訴自己,燕子只是他最好的朋友,他不是因為喜歡和燕子在一起,才會做了不該的夢。
 
隔天他去找燕子,燕子覺得他沒精打彩,問了他原因。他稱說他很想念爹娘,希望春天早一點來,那他就能回家。回家後,他要和父親一樣,娶了個和娘一樣的好女孩,快樂的住在一起。
 
燕子聽了後,內心有種莫名的失落感充斥。他明白鬼如來和他再好,終究得回去自己的家園,他們不可能永遠在一起。便對鬼如來說,等他痊癒之後,他可以載鬼如來回去,以報答鬼如來的救命之恩。
 
有燕子幫忙,路上就不會再遭遇任何阻礙,鬼如來非常高興,可是他也擔心到時就得和燕子分開。他問了燕子,是否願意和他同住在春曉花塢裡,燕子笑著說他雖然很想,仍是得設法想起以前的事,並找到自己的同伴和故鄉才行。
 
數日後,春神來到,大地開始有了新的氣象。
 
野鼠婆婆打算翻修新家,隔壁有錢的鼴鼠先生號天窮來找她,說他觀察了拇指姑娘很久,希望能娶鬼如來做新娘,若此事能成,他會付一筆錢給野鼠婆婆進行修繕。
 
野鼠婆婆聽了歡喜,這正好解決了她的問題,便答應了此事,也收下了他的錢。
 
隔天一早,在吃完早飯後,野鼠婆婆告訴鬼如來,有錢的鼴鼠先生要娶他當妻子之事。鬼如來言明他是男生,不可能嫁給鼴鼠先生。野鼠婆婆訝異地說相處了這麼長的時間,她從沒發現鬼如來是男性,而且鬼如來洗澡時總是諸多迴避,十分害羞,也只有姑娘家才會這樣。
 
鬼如來覺得自己很倒楣,自從穿了這套衣服後,就永遠翻身,他實在很氣春曉花塢裡的小霜媽媽只會做女裝。
 
此時鼴鼠先生來到,得知鬼如來不想嫁他之後,拉著他的手,要他跟他回家。鬼如來雖然不討厭鼴鼠先生,卻不想陪他一輩子,便掙脫了他的手,往燕子居住的樹洞奔去。
 
來到大樹下的地洞內,燕子見他神色有異,身後又跟了野鼠婆婆和鼴鼠先生,來不及開口,鬼如來就抱著他,向鼴鼠先生說道:「我愛的人是燕子!這輩子不會跟任何人結婚!」
 
鬼如來說出這樣的話之後,所有的人都目瞪口呆,不只燕子面紅耳赤,就連鬼如來自己也感到萬分吃驚。
 
野鼠婆婆告訴他,受傷的燕子居無定所,不可能給他幸福,千萬不可感情用事。鬼如來再次表明他如何也不願意嫁給鼴鼠先生,而且還強調他很喜歡燕子,日後一定會給燕子幸福。鼴鼠先生則說這種話通常是男人給予女人的承諾,身為姑娘的她不宜這麼說。
 
三人在樹洞裡爭論不休,臉紅的燕子走出了樹洞,鬼如來追了出去,拉住他的翅膀,燕子傻愣愣的,好似回不了魂。
 
「你不要我了嗎?」鬼如來心急地問著。
燕子搖搖頭,那時鬼如來曾言明想娶漂亮的姑娘當妻子,而他也只能予以祝福。沒有想到鬼如來也喜歡著自己,更沒想到鬼如來會在別人面前這麼說。
 
「那你也喜歡我嗎?」鬼如來又問道。
燕子沒有說什麼,此時鼴鼠先生有些不耐煩,伸手要抓鬼如來回去,燕子馬上擋在鬼如來面前,翅膀一振,鼴鼠先生不得不退了一步,燕子轉而要鬼如來爬上他的背。
 
鬼如來一開始不解其意,燕子催促了他,又看鼴鼠先生想再靠來,便也顧不得什麼,一下子就爬了上去。上去之後,他發覺其實燕子很瘦小。
 
燕子振了振翅膀,野鼠婆婆這才知曉燕子是要帶走鬼如來,想要拉燕子,無奈燕子已飛向天空。
 
初春的藍天白雲很漂亮,太陽公公也露出了笑臉,凌空的感覺今生首次擁有,鬼如來高興的大聲尖叫,並用雙手緊緊抱住燕子的脖子。
 
鼴鼠先生和野鼠婆婆大聲嚷襄,要他們快點下來。他向他們揮揮手道別,慶幸著自己不用在黑暗的地洞裡過一生,更是高興可以這樣和燕子在一起。
 
「原來你能飛了!」鬼如來高興地說道。
燕子點頭,前兩天他就能夠飛翔,本打算找機會告訴鬼如來,鬼如來這幾天卻忙著野鼠婆婆家裡的事沒來相見。
 
「如果我也是燕子的話,那我們就能雙宿雙飛了。」
燕子不答話,笑了笑,心裡喜歡他這麼說。鬼如來問他,現在要去哪裡,燕子說想載他回春曉花塢。
 
可是燕子在飛了一段路程後,竟往不同的方向而飛,鬼如來覺得納悶,燕子說好像有股力量在呼喚他,要他必須先遶過去看看。鬼如來心想也無妨,反正有燕子載他,想要去哪裡都可以,春曉花塢晚一天回去也無妨。
 
燕子本能地飛向燕子王國,綠色森林。
當他們接近這個地方時,鬼如來感覺到氣溫變得非常暖和,風也不再那麼冷冽。一入綠色森林,遍地開滿了美麗的花朵,萬紫千紅,無不爭奇鬥艷。
「這裡就是你的故鄉嗎?」
「應該是。」燕子皺著眉頭,他對這裡有著熟悉感,卻還不能想起任何事。
 
就在他們來到一個開滿奇花的山谷時,其中有朵花的花心泛著金光,燕子像是被吸引了般,飛向那朵花去。
 
來到泛著金光的花朵上空,他先將鬼如來放在另一朵花上,然後他慢慢停在那朵泛著金光的花朵上。就在燕子的雙足碰到花瓣時,從花心裡彈出一顆金色珠子,燕子口一張,就將珠子吞進去。
 
來不及眨眼,燕子全身已泛著金光,一切猶如在夢裡般,鬼如來看得失了神。隨即燕子的羽毛由頭頂往下染上了金色,綠色森林裡的燕子像是聽到他的召喚,全都飛了過來,齊聲嗚叫。
 
有幾隻燕子圍著在花朵旁振翅,鬼如來不知道他們在做什麼,然後一隻頭頂上有幾根金色羽毛的燕子啄了幾件人類的衣服來,好一會兒後,金色光芒消失,燕子們也退到一旁,出現在他眼前的是一個長得比他還要瘦小些的男生,而他的燕子朋友竟不見蹤影。
 
「燕子呢?」
來不及弄清楚眼前之事,他急著問,此時燕子們齊喊著他們的王回來了。
 
燕子國王笑著對鬼如來說,他就是那隻被他所救的燕子,也就是燕子國的國王梵天一頁書。約莫在一年前,於旅行途中的某個夜裡,他因為睡不著覺,就坐在樹梢上賞月。沒想到一道金光從遠方疾速飛來,不只打中了他,也將他的內丹打出體外,害他自此失去記憶,並恢復成燕子的原形。
 
鬼如來不敢相信這個事實,提問素還真曾言燕子國王一出生就全身金羽,為何他的羽毛會是黑色。梵天解釋其實在一出生時他確實是黑羽之燕,是在經過七天後,才轉化成金色的羽毛。此事只有少數人知道,因此大家都以為他一出生就是金羽。如今他雖找回內丹,卻因內丹有些損傷,所以髮色也一時間無法變回來。
 
鬼如來非常高興認識多時的燕子就是他想要找的燕子國王,雙腳一蹬,就跳到一頁書所站的這朵花來,並且抱住了梵天,又親又蹭的。
 
所有的燕子見狀,鼓譟了起來,梵天臉紅地問了他:「你願意留在這裡做客嗎?我不只可以好好招待你,也可以為你縫製你想要的衣服。」
 
鬼如來沒想到燕子國王會做這種事,還來不及回答,梵天又補充道:「我的衣服都是自己做的。」
 
「太好了!」鬼如來高興萬分,抱得更緊了些,說道:「燕子,我好愛你!」
燕子們聽聞後,大聲鳴叫,歡呼著他們的國王終於回來,也為他們的國王找到一個可以陪他一輩子的人類高興。
 
當天晚上,他們在花前月下吃東西聊天。當天晚上,鬼如來情不自禁的,也對梵天做了和夢裡一樣的事。
 
雖然梵天是男生,但這樣的事做起來還是很舒服,梵天輕柔的呢喃聲也聽得他如痴如醉,恨不得能多來個幾次。
 
隔天醒來時,梵天已在為他縫製衣服,看著梵天烏黑的秀髮猶如他所熟悉的黑色羽毛,他覺得自己很幸福,不禁從身後抱住了滿臉通紅的梵天。
 
「你是我的妻子了!」
 
他開心地說著,如今一頁書已是他的人了,他一定會學齊子然爸爸,將一頁書當成如小霜媽媽一樣的妻子好好疼愛。
 
 
---------------
 
 
原來的童話故事裡,燕子是將拇指姑娘載到王子那裡
小時候覺得這是理所當然的結局
長大後重看這個故事,我們一致認為燕子和拇指姑娘的感情也許比較深厚些
於是這個故事就被我改編了
 
另,因為小時候的我們無法知道童話故事裡的王子和公主在親吻之後到底又做了什麼事
所以這篇故事也就點到為止,那些“不該的事”就留給鬼如來和梵天自己處理吧!
 
對緹而言,鬼如來和帝如來只有外表的差異而已
因此這也是緹所愛的“帝書文”~^^(“鬼書”聽起來有點可怕^^!
                  緹 PM8:36 12/111/2011 Sun
 
其實我根本不記得拇指姑娘發生了什麼事
只記得和一般的童話故事一樣,王子和公主從此過著幸福美滿的日子
而今反重讀,總是會有不一樣的看法和觀點
以此故事KUSO鬼如來,博君一笑罷了!
                   緹 PM8:17 12/12/2011 Mo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