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影山谷
關於部落格
光影交錯下尋找掌中美夢
  • 17371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四.雲中誰寄錦書來

中陰界泥犁森獄內,緝仲擺好茶具在石桌上,並於一旁燒著水。
 
「鬼師今日邀我前來,是希望我再度化出紅月嗎?」
 
一留衣現身後馬上對緝仲打趣,緝仲不禁為上次的感情流露感到羞愧。
 
「高人莫取笑我了。今日特地再邀高人前來,除了想與你閒聊外,這杜鵑花茶乃我好友繒玄應日前尋至此地時所贈,或許高人少與外界接觸,不曉辟兵府的杜鵑花茶在王宮裡受歡迎的程度,因此想與高人分享,又因顧慮高人或許不喜花茶而躊躇。」
 
緝仲這種心情一留衣不陌生,當年綺羅生初沏牡丹花茶要給眾兄弟喝時,也說了相似的言語。
 
「以花片所沖泡之茶我不陌生,倒是好奇中陰界的映山紅和苦境有何差異。」
 
緝仲喜出望外,說道:「這話聽來,高人對花茶不但不排斥,甚至是有研究了。」
 
一留衣最近特別想念綺羅生,碰巧今日緝仲以此花茶分享,或許這也能一解他對兄弟的思念。「研究是沒有,曾有接觸倒是真。鬼師還記得我上次提到的小兄弟嗎?」
 
緝仲回想上次和一留衣的對話,當時並沒有談到什麼小兄弟。「是那位與高人在伯仲之間的兄弟嗎?」
 
「是。我那名小兄弟特別喜歡花茶,同修的歲月裡,託他之福,幾乎每日都能聞到花茶香。」
 
「同修?」
 
緝仲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一留衣覺得此事沒有什麼好詫異。「我想我的人緣應該沒有差到無人肯和我一起修練才對。」
 
「我不是這個意思,高人不可誤會!」緝仲急忙解釋,百年來他一直以為一留衣是喜歡獨處修行,才會待在泥犁森獄這麼久。「所以高人那位眼高於頂的兄弟也是其中一人嗎?」
 
緝仲一隅三反,一留衣笑道:「沒錯,我們總共有七人一同修練武學,他們是其中兩名。」
 
得知一留衣和一群人共同修練,緝仲想到前次一留衣所說的話。「既是七人同修,一樣是好友兼兄弟,為何讓高人掛心者只有兩名?高人你這也未免太厚此薄彼了。」
 
一留衣看著緝仲,對他來講六名兄弟都很重要,無奈人的心無法絕對公平,他也不否認自己對他們兩人的感情是比較重些。「其他的兄弟已不在人世,恐怕較無法讓我掛心。」
 
緝仲本欲調侃一留衣,未料事實竟會如此,急著說:「真是抱歉。」
 
「此事沒什麼好道歉,生死無常乃江湖人該有的覺悟。」
 
「是啊……」緝仲隨口答著。其實他對個人的生死能夠瀟灑看待,對親人卻未必能如此。「高人對生死倒是看得很開。」
 
「失去相處多年的好兄弟,任何人都會痛苦與悲傷,既然改變不了事實,那最終也只能坦然面對。」
 
講到此,一留衣想起當年意琦行驟失四位兄弟時悲痛的樣子,而那也是他首次見識意琦行大開殺戒。
 
和意琦行相識那麼久,他自認為最瞭解意琦行,如何也想不到平時冷漠高傲的意琦行會有那樣激烈的反應,甚至是那麼的在乎他們這群兄弟。
 
緝仲見其臉色有異,便保持了沉默,在將熱水倒入置有杜鵑花片的茶壼裡後才面帶愧色的說著:「相較起來,我為兒女私情感傷,也實在是太丟臉。」
 
「每個人的煩惱不同。」一留衣答著,隨即聞到杜鵑花的味道。「這映山紅的香氣令人心神舒暢。」
 
「哈!高人既不排斥這香氣,那我敢保證高人喝了後絕對會讚不絕口,如果有機會讓你那位小兄弟一飲,相信他也會愛上中陰界最珍貴的杜鵑花茶。」
 
緝仲說得自信滿滿,一留衣心想若有機會,綺羅生必會樂於品嚐。「能讓我那名愛花的小兄弟喜歡,表示這茶屬上等。但若要讓我那個眼高於頂的兄弟喜歡,恐怕是困難重重。」
 
「高人那位兄弟眼高於頂,對花茶的要求會很高也是理所當然。」
 
「他素不喜花茶,是因為小兄弟的緣故才接受。」
 
一留衣說出真正的原因,緝仲尷尬的笑了聲。「這下誤會大了,不過你那位小兄弟似乎很厲害,治得了你那位眼高於頂的兄弟。」
 
說著,緝仲將茶杯遞給了他,一留衣想了一下之後表示認同。「確實。」
 
「連高人也這樣子認為,可知你那位眼高於頂的兄弟定是非常疼愛他。今日咱們既有緣提到高人這位眼高於頂的兄弟,高人何不再說一些關他的事讓鬼師聽聽。」
 
「看來這才是鬼師今天喚我出來的真正目的。」
 
「高人又誤會我了,鬼師單純只是因為剛才提到你的兄弟,所以這便好奇了起來。」
 
一留衣隨便開個玩笑,不意緝仲竟會當真,他緩緩喝下緝仲所泡的茶,讚美道:「辟兵府的杜鵑花茶果真是花茶中的極品,令人一嚐即愛上。」
 
「高人能喜歡,我真是高興。」緝仲自己也喝了口,露出歡喜的表情。「高人可有意願提說一些關於你兄弟的事?」
 
見緝仲仍舊興致勃勃,一留衣心想兄弟間的事也不是說不得,況且人海茫茫,兩境也有所隔絕,緝仲與意琦行相遇的機會渺小,更別說是結識。「這樣吧,鬼師若要聽故事,代價便是陪我下棋。」
 
「唉!上回與高人對奕,鬼師一次也沒贏過,如今已經越來越沒有信心,高人真要我輸到脫褲子?」
 
緝仲個性不拘小節,說出的言語經常引人發笑,一留衣暗忖若讓他和意琦行相處,依照意琦行拘謹的個性,肯定會不自在。「下棋的樂趣在於過程,非是輸贏,對奕時我也可以順便講一些關於他們的故事。」
 
話雖如此,緝仲仍然希望可以輕鬆相談就好。「下棋得專心才是,高人這分明是故意擾亂對手之心。」
 
「以鬼師的定力,應也不致於禁不起這小小的考驗。」
 
「總而言之,感謝高人的看重啦!」
 
緝仲無奈,只好將茶具挪開,隨手拿出置於桌下的棋盤並擺好。「今日由我先吧!」語畢,緝仲拾起一黑子,落在棋盤上。
 
「上回你說驕傲的兄弟眼高於頂,不大好相處,你又是如何與他成為同修的兄弟?
 
方落一子,緝仲就馬上問了第一個問題,一留衣不想掃他的興,很乾脆的答道:「意外的相逢,即使說不上是一見如故,卻也互有好感。」
 
「初見面時即對他有好的印象,原來高人也喜歡高傲的人。」
 
「他天資聰穎,是世上難得的武學奇才,吾等沒有一人能比得上他。而他對自己的品德要求甚高,絕不隨波逐波,非常重視兄弟感情。除了個性比較驕傲和固執,甚至有點凜然難犯外,也沒什麼大的缺點。」
 
緝仲皺眉,苦笑了聲。「光是驕傲和固執,以及凜然難犯這幾點就會讓平常人招架不住,更別說是吾等這種不拘小節之輩。」
 
「哈,他也有他天真的一面,而那只有身為他的兄弟才看得到。」
 
一留衣所言之事又讓他感到興趣,問道:「比如說?」
 
「鬼師真要我洩他底?」
 
即使一留衣之語可能在暗示自己問得太多,緝仲仍舊想要打破沙鍋到底。「他不識得我,我也不可能和他見面,高人說一點他的事,應該是無關緊要。」
 
「那就說一點,其實他偶爾會和他的配劍說話。」
 
「喔?」緝仲無法想像那般冷傲嚴肅的人與一把不會回應的劍對話是如何一個情況,說著:「這應該是練劍練到走火入魔的症狀。」
 
一留衣看了他一眼,緝仲急忙補充道:「但我想那一定是把世上難得的名劍。」
 
「他之配劍已屬珍貴,卻因他的劍術高超,認為那把劍配不上他,導致有著持劍不過頂的堅持。」
 
「持劍不過頂?」緝仲暗思劍者應敵時絕不可能劍不過頂,那人有這種堅持不僅是奇怪,也太過自負。「既然不喜歡,怎麼不換一把更好的名鋒?人們常說兵器是武者的性命或者伴侶,他怎可如此相待?照他這種個性來看,將來若娶了個不是十全十美的妻子,八成也會遭到冷落。」
 
緝仲話一說完,一留衣不禁大笑,緝仲納悶。「高人這又是為何而笑?」
 
「因為你不是第一個說這種話的人。」
 
「哇哇哇!到底是誰和緝仲這麼有默契?」
 
「太羽驚鴻一留衣。」
 
緝仲得知答案之後也忍不住哈哈大笑,想不到他們兩人有同樣的想法。「原來高人你也這麼認為。」
 
「不過可確定的是他對自己的佩劍還是有著很深的感情,否則不多話的他不會和佩劍講話。除此之外,他也非常喜歡獨自立於高處,而且經常盤桓多時才肯回返。」
 
一留衣多談了一樣意琦行的私事,緝仲感嘆道:「喜歡獨自立於高處,或許這就是所謂的孤高。」
 
「或許!」一留衣喝了口茶,說道:「鬼師,該你下了。」
 
 
葬刀會最深處的寬敞房間內,兩名全身赤裸的男人在床上交纏著。
 
黑髮的年輕男子不時因興奮而發出急促的喘息聲,年長的男人則是盡情地宣洩自己的體力,直到下身最後一挺,得到想要的滿足,兩人的身體才緩緩分開。
 
激情過後,年輕男子一如往常,拿起準備好的乾布為年長者擦身,年長者似乎也早習慣他的服侍,待兩人的身子皆已乾爽,才又把年輕男子拉入懷中。
 
「你今日特別的興奮。」
 
聞言,年輕男子抬頭看著年長者,年長者藍色的眸子今晚冷漠如故,身體渴求被撫慰的欲望卻較往日來得強烈。「聖上久未回歸,請見諒臣的情不自禁。」
 
「你的回應讓吾今晚興致高昂。」他撫摸年輕男子的臉頰,沉思了一會兒後才又開口問道:「同為男人,難道你不怪吾在你身上尋求慰藉?」
 
忽來的詢問是存在於彼此心間多時的問題,年輕男子嘴角帶笑,語氣輕柔地說著:「聖上對臣的青睞是臣的榮耀,臣歡喜都來不及,萬無責怪聖上之意。」
 
年輕男子的語調不帶任何一絲的撒嬌與討好,而是一如平時的謙卑恭敬,年長男子看著熒熒燭火,眼裡帶有幾分難以理解的情緒。
 
多年前的某個夜晚,他又為失去愛子而痛苦不堪,正好痕江月進入房內找他。一開始他只是想要一點安慰,沒想到在捉住痕江月的手時他竟意亂情迷,親吻了痕江月,然後再也無法壓抑想要被安慰的渴求,導致那一夜他強取了痕江月。
 
他記得痕江月一開始曾試著迴避,後來抵抗不了,只好臣服於自己。由於痕江月年少時為了練武而不惜自宮,早不再是完整的男人,長年下來,除了平時會不經意流露出女人的媚態外,兩人行房時也會發出令男人心神迷亂的呻吟聲。
 
他非多情之輩,最初只把痕江月當成是洩慾的對象,心情差時也曾粗暴地對待,心情若如今晚平靜,就會較為溫柔,甚至與痕江月談一些內心話。
 
「自吾家破人亡後,夜裡總睡不好。縱使曾與女人床上繾綣,也唯有你的陪伴讓吾能稍得安慰。這麼多年來,於眾人面前你是吾最得力的助手,私底下卻已宛若我的家人般親密。」
 
痕江月未因對他的言語而有任何心緒波動,因為他明白對方根本不會把自己當成家人,就如同自己對他也不存任何感情一樣。
 
「臣不敢造次。」他說著。
 
痕江月給了他意料中的答案,年長男子輕笑了聲。當年他並沒有特別把懷中之人放在眼裡,如何也想不到他們的關係會變得如此。
 
「以前吾從不曾想過這輩子會擁抱男人,是你激起了吾無法知曉的潛能。十方孤凜最愛忠臣孝子,若你這輩子都對我忠貞不貳,待來日霸業完成,半壁江山將與你共享。」
 
痕江月面無表情,淡聲說道:「當年被迫出走烈武壇之時,痕江月承蒙聖上收留,才能得到真正的棲身之處。如果床笫溫存能讓聖上忘卻傷痛,這也只是痕江月對聖上恩情的回報。至於江山霸業,臣從不曾妄想,聖上莫再提說。」
 
痕江月說得誠懇,十方孤凜又冷笑了聲。
 
痕江月與他兒子的年齡相近,多數時間他很明白痕江月只是他的下屬,甚至是可以助他完成心願的棋子。但這些年來他們的關係太親密,有時他會不知該把痕江月視為有著交歡關係的枕邊人,或者只是可利用之兵而已。
 
「再與吾戰上一回吧!」十方孤凜說道。
 
痕江月嘴角微揚,恭敬地回答了他:「臣領旨……」
 
 
戰雲界,御宇天驕立身於紫耀之巔已將近一個下午。
 
昨夜他又夢見和絕代天驕相處時的過往,而那是他這一生最美好的回憶。
 
當年絕代天驕除了有張堪稱戰雲界最俊美的面容,讓多數戰雲女子對他愛慕不已外,更有著無人可與之匹敵的蓋世武功,是戰雲男子所敬仰和追隨的對象。
 
這樣的絕代天驕從小就穎悟絕倫,令同儕望塵莫及,又因為生性高傲,故少人敢與之親近,唯三驕之首和他是能跟絕代天驕有較多接觸之人。
 
他對此事感到無比榮幸,也期盼哪一天自己能很自在的與絕代天驕並肩同行,甚至成為彼此交心的朋友。孰料集無上榮耀於一身之人竟會拋棄了他們所共同守護的戰雲界,離開了他。
 
對於絕代天驕的不告而別,他非常的難過,也很想明白絕代天驕選擇出走的真正原因。
 
「御主又在思念絕代天驕嗎?」
 
背後突然傳來一男子的聲音,御宇天驕回神,是雲師造烽煙前來見他。他心知能讓雲師前來相尋,必是自己又疏忽了時間的流逝。
 
「這世上除了他,還有誰能讓本座這般牽腸掛肚呢?」
 
自從絕代天驕離開後,御宇天驕從不掩飾他對絕代天驕的仰慕和思念。會於自己掌管的戰雲懸圃內闢建紫耀之巔,除了是因為懷念絕代天驕外,也為了昭告眾人他對絕代天驕的在意。
 
「若絕代天驕知曉歷經百餘年的歲月之後,御主仍對他如此重情,必會非常感動。」
 
聽聞雲師提及百年,他不禁暗自感嘆若再經過一個百年,恐怕那難以算計的晨昏交替將會漸漸模糊了那人在自己心中的樣子。
 
「我從不渴望他會因我的所作所為感動,我只希望他能回到戰雲界,或者至少讓我知曉他人是否安然無恙……」
 
明知對方既是有心遠走,就不可能再傳回任何消息,而他仍心存期盼。造烽煙實不知如何安慰他,低喚了聲:「御主……」
 
「絕代天驕的重要不只因為他是吾的摯友,更是因為他乃最優秀鬥族的精神象徵。就算是吾自作多情也無妨,只要我活著,我就不會放棄找尋他。就算他不在人世,吾也要帶他回來,因為他永遠都是戰雲男兒。」
 
御宇天驕的執著和痴情令他感到心疼。當年絕代天驕離開戰雲界時,曾將代表最高榮耀的戰袍和戰盔留在雲泉,意味著絕代天驕已死,永不再回返。
 
此事震撼了整個戰雲界,造成人心惶惶,多數人不能理解向來睥睨群雄的絕代天驕在想什麼,連戰雲神宮那邊也對他的舉動無法諒解。當時御宇天驕不畏觸怒界尊,挺身為絕代天驕說情,並將絕代天驕的戰袍和盔甲帶回,小心收藏至今,為的就是等待迎回絕代天驕的那一刻到臨,甚至還私下派遣戰俘厲族前往苦境尋找絕代天驕。
 
「御主,萬一派到苦境的厲族全軍覆沒,那麼我們是否該另有計劃?」
 
雲師所言也一直是御宇天驕憂心之事。因為自維持戰雲界高懸雲端的四條鐵鍊損失其一之後,神宮便不允許戰雲界之人再與他境接觸。假使事情真如雲師所言那般,屆時他務必得有其他動作。
 
御宇天驕不願正面回覆,只如此淡聲答道:「此事吾會再斟酌。」
 
 
這日,策夢侯一早就前來邀請綺羅生至留妖山城拜訪。
 
一進入留妖山城地界,周遭花木藤蔓即開始竄動,沒一會兒便將他們兩人困住,策夢侯見狀,笑道:「狡童,汝怎可如此頑皮?汝該看看是哪位貴客蒞臨了,切莫失禮。」
 
話一說完,山界內的花木藤蔓仆然靜止,一名小童匆忙跑出來,看了看綺羅生後大聲尖叫。「哇!綺羅耳,真的是綺大美人來到,我快去通知師父!」
 
小童轉身跑離,綺羅生不曾見過小童,對他這樣稱呼自己感到疑問。「這位小孩童是……」
 
「他乃妖繪師的愛徒,相當頑皮可愛。曾有一段時日留在神花郡學習,日前因神靈兩部結為親家,妖繪師便要求他回返留妖山城。」
 
「原來如此。」
 
就在此時,妖繪天華傳音,要他們入內。兩人進入大廳,綺羅生一見到妖繪天華,馬上說道:「久見了,好友。」
 
妖繪天華是個整臉子,在聽到綺羅生的聲音後竟露出很淡的笑容。「綺羅生你終於來了。」
 
「抱歉,綺羅生已回來玉陽江畔數日,因故而遲遲未能前來探訪好友,實有怠慢之處,望好友見諒。」
 
「無妨,離別這段時日,你可安好?」
 
「嗯,綺羅生無恙,倒是好友你之雙眼……」綺羅生察覺他雙目有異,感到疑問。
 
「雖然無法視物,生活作息或書寫作畫憑靠感覺依然可成,你勿將此事放在心上。」
 
妖繪天華對自己的狀況毫不在乎,綺羅生放心不下。「但……」
 
「好友他為了情蠻花可是付出了很大的代價。」一旁的策夢侯插了嘴,並眼露不捨之情。
 
「不過是看不到而已,稱不上什麼很大的代價。吾只希望早一點能讓情蠻花現世,那吾今生就能了無遺憾。」
 
聽完他的想法,綺羅生甚感憂心,他不認為情蠻花值得妖繪天華付出性命,頓時說不出話來。
 
「我的雙眼是小事,就不再多論,兩位好友請坐吧!」
 
妖繪天華請他們兩人坐下,此時狡童也端了茶水進來,在將茶杯端給綺羅生和策夢侯後,就躲在妖繪天華身後偷窺綺羅生。
 
妖繪天華察覺狡童鬼鬼祟祟,問他這是在做什麼。他說他在偷看大家口中的綺大美人,因為綺大美人長得太漂亮了,所以他不好意思光明正大地看。
 
綺羅生對狡童再次說自己是美人一事感到疑惑,經由策夢侯解釋,才知原來狡童在神花郡時經常聽到大家說獸花之主是個貌美如玉的男子。而狡童不曾見過綺羅生,很想知道綺羅生究竟長得什麼樣子。
 
後來有一回隨著多九望到夢花境作客,正好眾人又提到多年不見的獸花之主,於是策夢侯就把當年為綺羅生所繪的圖像拿出來供眾人觀看。狡童一見畫中之人,便大叫綺羅生為綺大美人,從此也就如此稱呼。
 
綺羅生得知事情的經過之後感到有些難為情,同時他也不記得策夢侯曾為自己作畫。後來三人談了情蠻花的進展,也同敘當年參與奇花八部盛會時的過往。
 
近黃昏時分,妖繪天華表明自己必須於子時開始進行為期數日的閉關以修練情蠻花之術。雖是如此,他仍誠心希望綺羅生能留於此做客。
 
綺羅生見妖繪天華如此盛情,即使心中掛懷意琦行可能前去畫舫相尋,仍是答應留下。
 
 
是夜,通天道裡,意琦行獨坐其中。
 
這幾天他曾數次想去找綺羅生,然只要一想到綺羅生言明短時間內不會離開玉陽江畔,且那天對待自己的態度也頗為冷淡和客氣,他又覺得若想見綺羅生是該有個適當的理由。
 
無奈這幾天他一直找不到好的藉口去見綺羅生,索性就待在通天道裡。
 
深夜時分,通天道的三道門內突然傳出有人說話的聲音,劃破連日來的寧靜。
 
「意琦行,你在這裡靜坐至少兩天兩夜以上,不嫌無聊嗎?不如再將我們放出,咱們來一較高下。」
 
察覺意琦行沒有反應,黷武邪懺隨即又道:「裝作沒聽到,是因為怕死嗎?」
 
「我看他是真的很怕被我們殺了!」另一人順勢搭腔。
 
「哼!想不到驕傲的七修之首竟然也會這麼沒自信,可笑!」
 
「如果怕了,就說一聲,我等不會為難你。」
 
三人試圖以言語激怒意琦行打開石門,好讓他們獲得逃脫的機會,偏偏意琦行就是紋風不動。
 
「別以為不出聲,我們就不知道你人還在。你身上的氣味真是令人厭惡,你驕傲的眼神更令人痛恨,哪一天我必定會挖出你那雙瞧不起人的眼睛,然後把它吞掉!」
 
這人說得咬牙切齒,透露出他對意琦行的怨恨無以復加,另一人則接著說道:「講到氣味,那天意琦行回來時我好像有聞到一股牡丹花香,難道會是當年的漏網之魚回來了?」
 
「喔,你說的是那名最早脫離內七修的刀者綺羅生嗎?」
 
一聽見對方講到綺羅生之名,意琦行倏忽睜開雙眼。
 
「我記得以前日吹煙曾說過意琦行對那個綺羅生特別的疼愛,每次一留衣要修理綺羅生時都是意琦行出面阻止,現在回想起來,八成是七修之首愛上七修之末了。」
 
「原來自視清高的意琦行也學人家搞這種見不得人的斷袖之癖,真是可恥!」
 
「說不定當年是因為七修之首想要追求綺羅生,才會把那個像女人的綺羅生給嚇跑。」
 
三人輪流出言譏諷,並放聲大笑,聲音迴盪於整個通天道內,十分刺耳。待笑聲停止後,其中一人又道:「喂!意琦行你還在嗎?」
 
「他在啦,只是悶不吭聲。」
 
「嘖嘖嘖!這種月夜裡,沒有女人可以抱在懷中,就算是七修之首也會寂寞。」
 
「喂!你說錯了,他愛的不是女人,所以應該說是沒有男人可以抱會很寂寞才對,哈哈哈哈……」
 
笑聲未止,意琦行手中拂塵用力一揮,宏大的氣勁自拂塵掃出,隨即三方洞穴內傳出淒厲的慘叫聲。
 
「可惡!來日若讓我們三人離開此地,吾等不只要殺了你意琦行,滅掉你整個內七修,就連當年的綺羅生和一留衣也不會放過!」
 
其中一人忍痛叫罵著,意琦行緩緩起身,未有任何言語回應,只冷哼了聲。「哼!」
 
對於他們三人的挑釁之語他聽過無數次,早就不當一回事。今日之所以會動手教訓他們,全因他們羞辱了綺羅生。
 
意琦行不屑與他們同處一地,內功一運便騰空而上。
 
 
-----------
 
昨日最新劇集裡,意綺行終於和綺羅生相見了
這兩人分開已是很長一段時日
可惜沒能像以往在畫舫裡把酒言歡,唱著“意綺之歌”
                 緹 PM8:35 8/17/2013 Sat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