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影山谷
關於部落格
光影交錯下尋找掌中美夢
  • 17371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二十二.一枝紅豔露凝香

    
意琦行眨了下眼眸後臉緩緩朝下,在與綺羅生的唇輕觸時雙手也捧住綺羅生的臉,然後猶如蜻蜓點水般,輕輕地吻了綺羅生的脣幾次,感受它的柔軟,也傳達他想要和綺羅生更加親密的意圖。
 
別於前幾次親吻時的心情,這一回意琦行不再刻意壓抑內心的渴望與衝動。他將舌頭伸入綺羅生微張的檀口,放縱自己與綺羅生盡情地相濡相吮,直到稍感滿足了,才依依不捨地結束親吻,並深情地凝視著綺羅生。
 
綺羅生雙眸低垂,沒有與他對視。意琦行發現綺羅生這樣的神韻特別動人,讓他想要對綺羅生更加疼惜,也讓他想要告訴綺羅生即使早上他才剛離開綺羅生身畔,一整天下來仍是不時掛懷著綺羅生在做什麼,有誰來找綺羅生,又是否綺羅生在有別人陪伴時心裡也會想自己,甚至希望自己能拋開所有的事,早點來找他。然而再多想說的話也都只能放在心中,因為現在兩人之間最不需要的即是任何的言語。
 
意琦行按下內心所思,原本撫摸綺羅生臉頰的手指順著綺羅生的脖子往下,不疾不徐的將綺羅生的外衣脫掉。綺羅生抬眸與之對視,在看到意琦行那因裡衣半敞而露出的精壯胸膛時,一顆勃騰勃騰地亂跳,不禁低首
 
意琦行捧起他的臉,綺羅生無法回避意琦行的目光,再次與他四目交接,以為意琦行有話要對自己說。意琦行微微一笑後慢慢的將他壓向絨毯,並親吻他的額頭、眉毛和眼鼻,還有耳朵。
 
綺羅生耳朵的形狀極為特殊,意琦行往昔就喜看,也非常好奇,忍不住輕咬了幾下。綺羅生覺得麻麻癢癢的,有種形容不出的舒服感,不由得為之陶醉。
 
兩人交頸磨蹭了片刻後,意琦行的吻轉而落在綺羅生左側的頸子上,輕嗍那裡細嫩的肌膚。綺羅生低喘了聲,顯得有些興奮,意琦行只稍作停留,隨即移至他的喉頭附近,他緊張地吞了口口水,同時間意琦行的手已開始鬆綁他的裡衣的帶子,不一會兒他即感覺到自己的衣襟被掀開,而意琦行正親吻他的鎖骨上緣。
 
他預感著意琦行很快的就會把自己的上衣脫掉,果不其然,意琦行的右手已順著他的肩膀撥開他的衣服。配合著意琦行的動作,綺羅生將肩膀往內一縮,手從袖子伸了出來,裡衣被褪掉一邊。意琦行又移手到他的背後扶起他的身體,另一手從下面將他的衣服拉過去,再輕輕一扯,綺羅生的上半身已寸縷不著。
 
意琦行吸了一口氣,故意忽略綺羅生白皙肌膚上那兩處明顯的緋色,他微闔雙眼,俯身親吻綺羅生的鎖骨附近,沒多久便往下而行,含住方才不敢直視之處。綺羅生興奮地仰起頭,原本抱住意琦行頭部的手指也鑽入意琦行濃密的頭髮裡,指尖不覺出了點力。
 
意琦行雖察覺到他的反應,卻毫無停下之意,他繼續舔吻著那裡,最後自然而然的就吸吮了起來。
 
『唔……』
 
別於親吻的感覺,綺羅生承受不了意琦行溫熱的唇舌這般對待,忍不住發出了聲,身體也微微弓起,一股牡馨香自其背後迅速散發開來,意琦行過於專注眼前之事而不察,扶在綺羅生腰際的左手往下摩挲綺羅生已屈起的大腿,流連半晌後撩起綺羅生的褲管,不斷地在小腿上的肌膚輕輕撫摸。
 
少刻之後意琦行的手才返回綺羅生的腰間解開褲頭上的帶子,原本眷戀於綺羅生懷中的脣舌也決定離開,轉往綺羅生平坦的小腹上留下痕跡,隨後再抬起綺羅生臀部,將綺羅生的褲子褪去,露出光潔似雪的修長雙腿。
 
這樣的事對相愛的人來說雖然遲早會發生,當然這也不是意琦行第一次看見別人的身體,意琦行還是因為眼前之人是他所愛的綺羅生而異常的緊張,心頭劈劈地跳個不住
 
意琦行暗自緩了緩情緒,之後再度低下身子親吻著綺羅生的肩窩,左手也移到綺羅生的大腿內側來回撫摸了一些時候才讓手掌朝綺羅生的兩腿間移動,於摸到綺羅生的下身時,一向冷靜的他竟也倒抽了一口氣。
 
同為男人,以前從沒想過今生會有對另一個男人做這種事的一刻,也沒想過這麼做會讓自己這般興奮。
 
於是他小心翼翼地將它整個握在手掌心中,先是感覺它,接著才開始慢慢撫弄。綺羅生低喘了聲,並蠕動著身體。像是緊張,也像是在掙扎,體內的情慾因意琦行撫弄而快速高漲,全身肌膚迅速鋪上一層緋紅,猶如盛開的粉色牡丹。
 
意琦行一方面持續手裡的動作,一方輕咬綺羅生的耳廓以安撫他的情緒。沒多久綺羅生不僅已感到自己的身體炙熱難耐,那重要部位更是脹痛到快要無法忍受,於弓起身子時發出一聲悶哼,熱液隨即完全釋放了出來。
 
意琦行見狀,未及思量就藉由沾染手指上的津液滋潤綺羅生的後方。在感覺那裡已夠溼潤時,他快速起身掉自己的衣物,之後跪在綺羅生的兩股之間,雙手也將綺羅生的腿向前屈起,身體往前一傾,下身不偏不倚地抵在綺羅生的敏感處。
 
光是如此,意琦行就快要不能自已,而他仍要自己不能衝動,否則會傷了綺羅生。在耐心地磨擦與試探綺羅生的禁地數回後,其慾望的前端終得進入綺羅生那狹隘的秘境內。
 
這前所未有的感覺令意琦行興奮地喘了一口氣,也於這一瞬間他無法克制自己地加重了力道,使得不屬於綺羅生之物更為深入幾分,綺羅生因此眉間蹙得更緊。
 
意琦行見了心生不捨,猶豫著是否該於此際懸崖勒馬。心念方生,耳畔又響起綺羅生曾說過就算免不了挨點小疼,自己也會讓他很快樂的言語。
 
一想起這件事,他便不再有所遲疑,下身稍微用力挺進,綺羅生立感覺到結合處有股強烈的撕裂痛襲來,忍不住得聲。
 
『啊!』
 
那壓抑不住的叫聲告知了綺羅生因他的入而劇烈疼痛的事實,也證明了男人交合這件事任憑意琦行再如何小心,終究還是會弄疼綺羅生意琦行一時間不敢再有任何動作,但被綺羅生給緊緊箍住的下身進退不得,實在非常的難受急喚道:『綺羅生……』
 
綺羅生察覺自己令意琦行陷入窘境,擔心意琦行因不忍自己疼痛而改變心意,勉強撐起嘴角,並提手撫摸意琦行的臉龐
 
『快……』
 
未竟之語是催促著意琦行快點動作,意琦行鬆了口氣,開始試著擺動腰臀,稍微一動,兩人結合處的磨擦便令意琦行覺得意昏昏,下身也本能的推進和後退。綺羅生的腳不自覺地踮起,腳指頭因過度用力而泛白
 
一次又一次的,在尚有能力控制自我時,意琦行僅適度使力於那侷促之地,感覺到綺羅生適應自己的存在後,他由緩漸快,力道也由輕變重。很快的綺羅生就陷入意亂情迷的狀態,那本有的痛楚更在轉眼間被結合所帶來的快樂給取代。
 
他的雙手緊扣住意琦行的臂膀,腳也往上纏住意琦行的腰。意琦行因情慾高漲而汗水不時滴落在絨毯綺羅生的臉上、身上,畫舫也因兩人身體的交纏而略為晃動。
 
全身已如火焚般的綺羅生感覺到喉嚨異常乾渴,不覺發出了微啞的呻吟聲。意琦行聽入耳裡,身下更是快意馳騁,刺激著綺羅生身體的最深處,綺羅生顫聲地喚著意琦行之名,如同囈語般,一遍又一遍。
 
最後意琦行下身一個用力挺撞,綺羅生那包容其慾望之處跟著痙攣,壓迫了意琦行已臻極限的慾望,低吼的同時,白色黏稠的液體完全傾瀉而出。
 
神搖魂蕩之際,他聞到了非常濃郁的牡丹花香氣,一時間誤以為自己是置身於那個夢境裡的牡丹花海中,整個人輕飄飄。回神後,全身變得非常沉重,喘息也相當急促,只好緩緩放低身體,壓在綺羅生身上,綺羅生勾在意琦行腰際的雙腿也因疲軟無力而滑落。
 
如此的姿勢改變使得意琦行再如何想多停留些時候,也不得不離開那個讓他嚐到人生美好滋味的狹隘之地。綺羅生一感覺到兩人的身體不再緊緊相連在一起,他倏忽睜開雙眼,明瞭自己與意琦行的初次歡愛已經了訖。
 
對於這期待多年的結合能夠如願,他內心滿是喜悅,也訝異這種事會讓人那樣無法自已與蕩人心魂。於是他又闔上雙眼試著感受雲散雨收後體內尚存的餘韻,也珍惜著兩人肌膚相親的每一刻。直到畫舫內的喘息聲較為平息後,他低喚了聲:「劍宿……」
 
一聽到他的叫喚,意琦行稍微撐起自己的上半身,用臉與他相蹭,綺羅生迎合著意琦行,片刻後意琦行才停下動作並凝視著綺羅生。
 
綺羅生紅潮未退,意琦行欣喜之際也沒忘剛剛所發生的事,輕聲問道:「你還好嗎?」
 
綺羅生本以為意琦行會問自己快不快樂,經他這麼一問才知自己剛剛的反應讓意琦行有所在意「劍宿……
 
抱歉,吾不諳行歡之事,果然不管如何小心謹慎,仍是免不了弄疼你。」
 
綺羅生還沒來得及解釋,意琦行已為此事向他道歉。事實上對於兩個男人交歡時會有什麼情況發生,他內心早做好了準備,而且也向意琦行提過會免不了小小的疼痛。
 
「我不疼了啊!」綺羅生笑著說,心裡擔憂如果此時沒讓意琦行明瞭自己真實的感受,意琦行日後很可能會顧忌太多而不敢再碰自己。「劍宿或許不知道無論是一般男女或者兩個男人,在初次結合時確實會讓承受的一方感到劇烈的疼痛,然而日後一旦習慣了,疼痛感就變得微乎其微。假使伴隨痛楚而來的快樂能夠化成言語道出,我真想讓意琦行明白自己剛剛體驗到的是什麼感覺,可惜綺羅生找無辭彙足以形容。」
 
聞言,意琦行的臉漲紅了起來。因為任何男人被與自己行歡的對象如此肯定,不只會高興,也會生起想要擁抱對方的衝動。「你這樣的安慰像是在鼓勵吾,這會讓吾想要對你予取予求。」
 
意琦行向來恪守君子之道,且對感情事較為羞於表達,綺羅生明白要讓他主動求歡已是不易,更遑論是恣意縱慾,便道:「我不是安慰劍宿,而是說出真實的感受。但劍宿真的會對綺羅生予取予求嗎?」
 
「吾會盡量克制。」
 
綺羅生認為一般人在初嚐衾枕之樂後,往往比較容易因情人間的言語或行為而有所欲求,所以他不介意意琦行時常對自己求歡。「劍宿為何要盡量克制?我希望劍宿和綺羅生獨處時能夠隨心所欲。」
 
綺羅生這些話令意琦行深深覺得他在感情上遠比自己來得大方和主動,不禁笑出了聲。「謝謝你。」
 
綺羅生見他較為釋懷,舉起手撫摸意琦行溼潤的背部,意琦行這才想到於此寒冷天氣裡,即使全身仍在發汗的他們也不適合不著衣衫,急道:「你會冷嗎?」
 
綺羅生搖頭,因為才剛結束歡愛,身體尚是躁熱,加上意琦行赤裸著身體與他相疊,彼此的體溫會煨熱對方,所以感覺不到涼意。
 
意琦行覺得不妥,一時找不到剛才擦拭身體的乾布,只好抓起一旁的被子往兩人的身上蓋住,翻身躺下後就把綺羅生抱在懷中。
 
畫舫裡的空氣一流動,香氣便更加明顯,意琦行說道:「你的身體好香,方才曾有一瞬間吾以為自己是在牡丹花海裡與你燕好。」
 
羅生忘情於合歡之事,若非意琦行提及,他也沒注意到背後的豔身牡丹因自己心情愉悅而散發出如此濃郁的香氣。
 
「吾雖然知道我們不是在牡丹花海裡,可是……」意琦行話未說完又閉目聞了空氣中的味道,香氣之濃郁彷彿畫舫裡有著一株盛開的牡丹花。「你會是牡丹花嗎?」
 
意琦行話一說出口即覺得自己問了奇怪且可笑的問題,果然綺羅生聽了後忍俊不禁。意琦行也因他這麼一笑而害羞,急道:「吾當然知道綺羅生不是牡丹花,只是不知為何吾總覺得這股花香是出自你身上。」
 
「我沒有取笑劍宿之意,還請劍宿見諒。」
 
意琦行尷尬地點頭,心想自己大概一時昏了頭,才會說出這些奇怪的話。綺羅生不忍心見意琦行發窘,摸著他臉,欲言又止地看著他。
 
「你想說什麼嗎?」意琦行問著。
 
綺羅生眨了下眼睛,說道:「如果綺羅生真是牡丹花,劍宿會願意與一朵花行那歡愛之事嗎?」
 
意琦行無法想像身為人類的自己對牡丹花做那件事,誤會綺羅生可能想要暗示自己什麼。「你真是牡丹?」
 
綺羅生搖頭道:「世上沒有鬼怪之說,所以綺羅生不會是牡丹所化的妖精。」
 
「那你為何……」
 
綺羅生放下手,掙開意琦行的懷抱後就逕自坐起,意琦行不明所以,也跟著坐起。只見綺羅生挪動身子背對著他,再舉起手把背後微溼的頭髮全撥至胸前,意琦行不由得瞪大了雙眼。
 
兄弟多年,他竟不知綺羅生的背部有著緋色的牡丹刺青,而且在燭光照耀下更顯紅豔,花瓣上的汗水也如露珠般閃著亮光,和夢裡所見的牡丹花簡直是一模一樣。
 
意琦行非常好奇,忍不住伸手去撫碰,神奇的是那背上之花雖非真實,竟在剎那間令意琦行產生花瓣輕顫,露珠欲滴的幻覺。意琦行急忙收回了手,一股馨香也由他的指尖散開來,脫口問道:「為何?」
 
此事太過神奇,意琦行多少受到驚嚇,綺羅生款款說道:「當年奇花八部的獸花老者以琉璃長針穿我心血為線,刺牡丹花豔於我的背上,自此這牡丹花便與我的心血相連,亦即是和我共生之意。因為是共生關係,所以我若越顯活力,牡丹的生命力就越強盛,同時我的情緒也會影響它的狀況,這便是為何我的身上不時會散發異香的緣故。
 
疑惑多時的問題終於有了答案,若非事實擺在眼前,意琦行也不相信世上會有此事。「果然吾的直覺無誤,在你身上或你所處之地都有著別於香囊和花茶的香氣存在。」
 
說著,意琦行高興地向前環抱住綺羅生,將臉藏在綺羅生的耳後,一時間意琦行又覺得自己像是擁抱著一朵紅豔的牡丹,不禁莞爾。
 
「抱歉,我沒有欺瞞劍宿之意,只是希望能找個適當的機會讓劍宿瞭解這些常人難以置信的事。」
 
意琦行不怪他解釋得晚,反而開心綺羅生和自己相處時常會散發出香氣,因為這代表著綺羅生的心情非常好,就好像現在一樣。「其實吾曾做了一個夢,此刻才知原來那是預知夢。」
 
「預知夢?」
 
「吾夢見你站在一片紅色的牡丹花海裡,也如此時一樣未著任何衣衫……」
 
綺羅生想知道他夢到什麼,問道:「然後呢?」
 
意琦行遲疑了會兒,暗忖如今兩人的關係既已密不可分,綺羅生都敢大方坦承對交歡的渴望,他也不需為了一個夢而有著多餘的害臊。
 
「那時吾尚不知自己愛著你,在夢裡卻因見了你未著衣衫而妄動情慾。醒來後吾萬分惆悵,也被那個夢困擾了數日,最後終於確定自己喜歡著你,而且是在很久以前就喜歡你而不自知。你會怪身為兄弟的吾在夢裡對你有此慾念嗎?」
 
「不會。」綺羅生很高興劍宿願意告訴他此事,他牽起意琦行的手親吻,意琦行也用鼻尖在他的後頸磨蹭,綺羅生喜歡兩人耳鬢廝磨的感覺,低聲說著:「今日的劍宿很溫柔。」
 
「吾有嗎?」
 
「嗯,我覺得劍宿很溫柔。」
 
意琦行笑了聲,這本是意琦行想對綺羅生說的話,卻被綺羅生搶先了一步。「其實吾很想知道是你的劍宿還是意琦行很溫柔。」
 
綺羅生不解其意,微側過頭問了他:「不是同一人嗎?」
 
「不大一樣。」
 
綺羅生不這麼認為,說道:「無論劍宿有多少稱呼,都代表著是唯一能與綺羅生共赴巫山的人,沒有不一樣之處。」
 
「但你往往只喚吾為劍宿,雖然吾也喜歡聽你這麼喚吾……」意琦行停頓了一會兒後,又低聲道:「你在那時候喚了吾的名字,而非是劍宿二字。」
 
「那時候?」綺羅生不明白他想說什麼,也不記得自己有當面喚過意琦行之名。
 
意琦行紅著臉,難為情地說道:「在我們快到達巫山之巔時,吾清楚聽見了你口中所喚是吾的名字,非是你常叫的劍宿。」
 
「什……」綺羅生答不出話來,整個臉紅了起來。
 
「吾很高興你終於肯直接喚吾的名字,這讓吾感覺你已完全接受了吾,也令吾疑問劍宿與意琦行在你心中是否有著不一樣的存在意義。」
 
綺羅生今日已將豔身之事誠實以告,不想連這件藏在心裡的秘密也被挖掘出來,便急於否認。「沒什麼不一……」
 
話未盡出,意琦行已親吻了他背後的豔身牡丹,綺羅生興奮地嚶嚀了聲。『嗯……』
 
意琦行不過是親吻綺羅生背後的牡丹,綺羅生就有此反應,證明了豔身牡丹與綺羅生真有著共生的關係,意琦行羞赧地問了他:「再喚一次吾的名字好嗎?」
 
綺羅生堅持不直喚意琦行之名已成習慣,如此情況下,綺羅生更叫不出口。「但我還沒有正式接過劍宿一劍……」
 
意琦行怔了怔,不解聰明的綺羅生怎會聽不出自己的話意,只好鼓起勇氣在綺羅生的耳畔輕聲細語地說道:「現在雨越下越大,如此惡劣的天候下,就算天亮了,外頭也將是一片漆黑,更沒有人會在畫舫附近出沒。方才你說希望吾與你獨處時能隨心所欲,意琦行非縱慾之輩,現下因你身後的牡丹再動情慾,不知你是否願意為吾延續黑夜?」
 
聽完他的求歡之語,綺羅生內心又喜又羞。喜的是意琦行對此事不似自己所擔憂的彆扭,羞的是那件事才剛結束沒多久,意琦行竟這麼快就又有感覺。
 
意琦行見他沒有回覆,又道:「這次意琦行會更加溫柔。」
 
不待綺羅生出聲,他繼續親吻綺羅生背上的牡丹,綺羅生仰起頭,豔身牡丹又散發出令人迷醉的馨香。
 
從來綺羅生只知曉自己的情緒會影響豔身牡丹,不曾想到它會反過來牽動自己的情緒。
 
他輕喘著氣,不過才一眨眼的時間,身體興奮的程度已超乎他的意料。而當意琦行往下親吻至他的脊椎處時,他無力地伏趴在絨毯上,意琦行也跟著移動身子,疊在綺羅生之上。
 
再一次身體的交融裡,因意琦行對綺羅生背部的豔身牡丹予以憐惜,使得豔身牡丹綻放得更為豔麗,綺羅生的回應也比一次來得烈。
 
時近夜日交替之際,雨仍下著玉陽江附近一片昏暗,意琦行期盼的良宵如其所願,就這麼延續了下去……
 
 
------------
 
 
本來很想用一小段字句帶過
因希望給點福利的朋友比較多,所以只好試著寫寫看
而每次寫這種東西時都得努力把看過的唯美電影、BL動漫等影像拼湊在一起
所以請不要太介意和常識不符合的部分(緹寫得有點心虛^^!
 
盼星星盼月亮,盼這小倆口結為連理的朋友快來收下這一夜的纏綿吧!
要放鞭炮,要敲鑼打鼓,或者要煮紅豆飯都可以
當然若是覺得描述太細而不舒服,也可以反應,甚至可以對這一章視而不見
 
剛去喝完喜酒回來
於喜宴中忽然想到今晚咱們家意綺也要入洞房
不禁暗笑在心中
 
章名臨時取的,事實上它有兩種
而緹取了“紅豔”二字,感覺比較適合綺羅生(笑)
                 緹 PM9:55 4/17/2014 Thu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